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故事

古墓毒妃:绝色庶女药师 第569章 我不要同归于尽

2019-10-11 13:11:23

古墓毒妃:绝色庶女药师 第569章 我不要同归于尽

“钥匙,冰,主人,药引。”斑斓还是不休不止,扇动翅膀叫着,人家很着急。

看都不看骷髅手只是盯着落月,她一定可以破解自己的语言,因为心有灵犀嘛。

落月忽然浑身一掷!

立刻明白了斑斓说的话。

天钥要打开这个特殊的笼子需要一副药引子!

这药引子就是另一把钥匙!

落月解开衣扣。

“小姑姑要沐浴啊……”紫年眼睛都不眨的盯着,丝毫没有回避礼退的意思,又被白象抓住时机狠狠的鄙视了一番。

只见落月拿出脖子上挂着的冰钥匙。

那是冰雪大陆的城主给自己的。

有时候落月会和斑斓产生一种别人没有的共鸣。

其实面对笼子,落月毫办法

,指望着天钥如传说那般神奇,锁不开。可刚才斑斓忽然说药引这两个字的时候,在落月脑海里就浮现出冰雪大陆的冰匙了。

冰钥和天钥。

落月拿下来,她一直贴在锁骨上的,这冰钥匙集温暖和寒凉为一体,能随心所有的变换,这段日子以来,落月也发现自己的灵力越高,对它的驾驭力就越强,而且它能主动根绝自己身体的需要,来调节冷热。

一句话,越来越有人性了。

捧在手中,落月将冰钥试图插入钥匙孔,那里已经有一把天钥了。

它能进去么?

只见冰钥换成水流入了钥匙孔里,这时候,天钥不由自主的在里面晃来晃去,弄的锁头嘣嘣直响,就像有人放鞭炮一样。

“妈呀,钥匙可真好斗,他们是不是互相掐起来了!”骷髅手就恨不得自己能亲眼看看两钥匙怎么打架呢。

乒乓声想了一阵子,就安静下来了。

“难道同归于尽了?”骷髅手担心的问。

话音刚落,只听“吱嘎”一声清脆之音划过耳际,锁头滑落,笼子的门开了!

落月伸出手心,一股液体从锁头里流出来,径直向上一股水流,凝结到落月掌心,形成透明的钥匙。

还是那把冰钥匙,落月将它重挂在脖子上。

天钥和笼子的锁头,以及笼子安安静静的被落月置放在杂物堆里。

凤凰和斑斓出来。

凤凰拼命的伸展自己的翅膀,羽翼之下,鲜红如落日。

被囚禁的日子没有白过,总是在冥想,结果想通了不少平日里没有时间琢磨的真谛,他们已经华为灵力,涌遍身。

凤凰展翅高飞!翱翔空中!

大声歌唱自由!

“哎呦呦,哎呦呦,那个自由啦,自由啦……”

“水郎,管管你家那只大鸟,唱的还是那么跑调,简直是噪音哪。”骷髅手推了推水郎。

水郎看着凤凰静静的笑着,不想破坏这美好的一刻,今天,算是第一次注意到她的美,她也许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美,有多醉人……

斑斓跟在凤凰后面也飞起来了,现在的它已经不只是彩斑斓了,而是一直蓝的通透的冰斑斓。

“天哪,一个红气球已经够了,后面还跟着一个会飞的冰块,都乱套了。好想念笼子了,还是把它们关进去省心。”骷髅手不忍心看了。

这段日子奚落她们,她们也不还嘴,骷髅手能预感到,她们要加倍报复,谁让自己中招了,终究还是人类说的好:唯雌性和小人不能得罪!

宣城好的男科医院
定西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辽源治疗睾丸炎医院
宣城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定西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