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人物

诸天管理员第二十九章兴师问罪

2020-01-28 23:43:31

诸天管理员 第二十九章 兴师问罪

米特尔家族议事堂。

一群气势沉凝的老者端坐在议事厅各个座位之上。

即便没有主动释放自身的气势,但是光是那自然而然的气机便是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压迫场,令身处其中的人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这里是议事堂,而这些人则是米特尔家族的一众元老阁成员,修为皆是在斗灵之上,而坐于首位的老者正是米特尔家族的族长米特尔腾山,一名真正的斗王强者,同时也是雅妃的直系爷爷。

“哎呦喂,爷爷,你可一定要为孙儿做主啊。”雷勒浑身上下包满了白色的绷带,躺在担架上,一个劲的直哼哼。

“勒儿放心,有爷爷在。”一个衣着光鲜亮丽的老者沉声说道,面庞上带着一丝阴鹜的笑容。

“那个小子,我要他死,我要他死。”当视线瞟到场间的许乐时,雷勒的表情顿时狰狞无比,充满杀意的声音在议事堂中响起,令雅妃不由色变。

被许乐打晕的二人组只有雷勒被拉出来溜了一圈,想来那华袍青年的爷爷也不想自己的孙儿出来丢人现眼,但是他心中的愤怒绝对不会比雷勒的爷爷雷欧少多少。

“雅妃,你沟通外人谋害我米特尔家族的杰出子弟,你可认罪。”终于,那阴鹜老者雷欧开口,声音隆隆,带着属于斗灵强者的压迫。

光是这股气势便不是一般的斗者所能够承受,果然在雷欧的气势压迫下,雅妃不由俏脸微微发白,娇躯止不住的发抖。

饶是以许乐的性子此时也是不由眼眉倒竖,一把抓着雅妃的皓腕,将其拉到身后,驳回雷欧的压迫,让的雅妃身子骤然一轻。

对于许乐拥有的权限,雅妃自然不知晓,此刻当来到许乐身后,一切的压力都是被阻隔,让的雅妃心神一阵荡漾,心下自然而然的将之认为是许乐的个人作用,只要站在这个男人的身后,所有的狂风骤雨都将被挡下。

“大胆”见状,雷欧顿时大怒,猛地一拍桌沿,周身斗气外放。

“你是什么人?谋害我米特尔家族杰出子弟不成,现在还想在我等面前造次吗?”雷欧二话不说又是一顶大帽子扣下。

“老东西,腾山族长还在这呢,你以为自己是谁啊?本事不怎样,这乱扣大帽子的功夫倒是不浅。”许乐淡淡的说道,针锋相对,没有丝毫的胆怯退缩。

许乐此话一落,别说是在场的元老阁成员,就是雅妃都是惊得瞪大了双眼,与许乐相处了这么久,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许乐发这么大的火,而好像许乐发火的缘由是因为她,想到这一点,雅妃内心不由涌起一丝小惊喜。

“小兔崽子”雷欧双眼赤红,心中因为许乐的那番话而怒到了极点。

“好了,先坐下。”一声断喝在议事堂中响彻,令雷欧瞬间熄火。

“雅妃,你来说吧,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米特尔腾山高坐在首位,沉声说道。

“是”雅妃怡怡然欠身行礼,重新走到台前,介绍道:“关于许乐的身份,雅妃已经在来信中提过,他就是那个拥有异火的炼药师。”

此言一出,顿时全场哗然,一众老家伙皆是目露精光,在他们的想象中,拥有异火的炼药师应当是与他们一般的老头子才对,没曾想居然这么的年轻。

一瞬间,元老阁中不少人看向许乐的眼神便是变了,一个异火炼药师的潜力究竟有多大,没有人知道?因为在此之前,就算是加玛帝国炼药第一人丹王古河都是没能拥有异火。

拉拢一名异火炼药师对于他们米特尔家族来说或许将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与之相比,那些小辈之间的小打小闹真的算不得什么。

“许小友果然是年轻有为,让我这个老家伙都是望尘莫及啊。”雅妃口中那个极具话语权的老者终于开口,让的许乐微微挑眉,有些意外他的冷静,同时更让许乐警觉,这种老家伙绝对不会就此罢休。

果然下一刻,只见那老者微微一笑,目光越过许乐落在雅妃身上,说道:“我那孙儿就算再不成器,也是雅妃你的表哥,你怎么忍心下如此重手。”

“不错,我家勒儿身上的鞋印也可以证明,雅妃对此你作何解释。”雷欧顿时开口附和。

“雅妃无话可说。”雅妃神色依旧平静,似是早就已经预料到这个结果。

“腾山族长,该如何处置就全权交由你来决断,希望你不要让我们这些多年的老家伙心寒啊。”华服青年的爷爷摇摇头,嘴角掀起一抹得逞的笑意。

许乐神色低沉,心里没来由的升起愧疚之心,毕竟先前是他建议雅妃出脚,这些老家伙不想与他为敌,于是便将所有的过责皆是堆到了雅妃身上。

于理,真正出手将那两人揍晕的是他许乐,于情,雅妃更是许乐在这个斗气大陆的第一个异性红颜知己。

于情于理,许乐都不会让雅妃代替他承担了所有的。

更何况,依着许乐的轻微大男子主义性格,又怎么会让一个弱女子站在他面前。

“嗯,既然如此,那就让雅妃……”

米特尔腾山思索片刻后,心下有了决断,然而就在他准备开口判决之时,许乐再次大步向前,在众目睽睽下将雅妃拉到身后,大声说道:“在此之前,我想向腾山族长传达你的一位故人的问候?”

“故人?谁?”米特尔腾山皱了皱眉,对于许乐的打断感到一丝不悦。

“这是你那位故人的原话,听仔细了,他嘱托我说若是日后见到米特尔腾山那个废物,就跟他说一声,‘我~海~波~东~还~没~死’。”许乐大大咧咧的说道,翻出了盖着的一张底牌。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当许乐那话音落下之时,整间议事堂的气氛仿佛都陷入了冰冻状态。

紧接着全场沸腾,一众老家伙们皆是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他们听到了什么?那个年轻人竟敢称呼他们的族长‘废物’,这是大不敬,就算是前途无量的炼药师也无法容忍,毕竟一个家族,族长才是真正的核心。

就是雅妃都是一脸的焦急之色,似是之听到了许乐话中的‘废物’二字。

全场唯有那华服青年的爷爷和米特尔腾山等少数几人没有动怒,尤其是米特尔腾山,在听到许乐提及海波东这个名字之时,脸上甚至还现出了亢奋的神情。

“小友,你……你认识海老?他现在人在哪里?”米特尔腾山噌的站起身,走到许乐身旁,抓着许乐的双肩,一脸的激动,根本顾不得什么族长颜面不颜面。

而那针对许乐的老者此时也终于记起了那个已经消失了几十年的名字,海波东——冰皇海波东,米特尔家族数十年前消失的斗皇级别守护神。

“腾山族长,海波东说了,他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他还活着的消息。”许乐淡定的说道。

“好好好,今天的会议结束了,你们都可以先回去了。”米特尔腾山连声道。

“可是……”雷欧皱眉,欲要说些什么,却是被米特尔腾山的斗王气势压迫了回去。

“雅妃,舟车劳顿,你也累了,先回房吧,我要与许小友好好谈谈。”米特尔腾山和蔼的说道。

雅妃看了看许乐,又看了看米特尔腾山,俏脸上满是疑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她却也只能依言离去。

不多时,偌大的议事堂中只剩下了许乐与米特尔腾山两人。

“小友你现在可以说了吧?海老,海老他老人家现在究竟在何处?”米特尔腾山热切的说道,心中认定许乐必然知道海波东的所在。

毕竟海波东失踪了数十年,就是米特尔家族的元老阁中都有许多人淡忘了这个名字,更不用说是其他人。而许乐的年龄一看就不超过三十,但是他却知道海波东,这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许乐曾经遇到过海波东,并且知晓海波东的行踪。

“呵呵,腾山族长莫要着急。”许乐浅笑,吃准了米特尔腾山对海波东的‘感情’。

真亦假时假亦真,对于熟知剧情走向的许乐来说,编造一个半真半假的谎言忽悠人上套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当然许乐也不会傻到将海波东的所在地透露出去,不然要是他们马上就派人去接回那老家伙,那谎言就真的是不攻自破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种事情许乐还不至于会傻到去做。

所以最后许乐用‘海波东现在有要事,日后忙完自会归来’这个近乎万金油的理由暂时稳住了米特尔腾山。

风波就此告一段落,翻出海波东这张底牌,有米特尔腾山但着,就算是元老阁的那帮人也自然不会再为难许乐与雅妃。

毕竟在米特尔家族之中,米特尔腾山这个斗王级别的族长的话是绝对的,就算雷欧一派想要找麻烦也不会再明目张胆。

圆满解决了这个小风波,许乐并没有就此放松。

已知的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未知,许乐可从来没有忘记过那个被合猿开发过的男人。

……

渭南市蒲城县第二医院预约挂号
重庆三峡中心医院百安分院预约挂号
阜阳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淄博银屑病权威医院
湖北如何治疗牛皮癣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