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人物

移动藏经阁第两千一百五十章风云渐起

2020-01-29 00:48:34

移动藏经阁 第两千一百五十章 风云渐起

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白晨,震撼、惊慌、不解、恐惧……

不管是佣兵会还是狩猎会的人,终于明白了,他们所挑选的敌人是什么人了。

涅皇败了!

所有人都无法相信,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可是这已经成为既定的事实,他们即便再不愿意接受也没办法。

白晨就站在冉山化海砸出的大坑边缘,看着冉山化海:“你是四皇之一,那么是不是其他三皇都有你这实力?”

冉山化海沉默的面对白晨,白晨微笑的看着冉山化海:“如果你不回答我,我就杀光佣兵会的人。”

冉山化海怒目一睁,终于还是妥协了。

“我没与他们交手过。”

“其他三皇有什么传奇?”

“戾皇是狩猎会的会长,他应该是四皇之中,唯一比我强大的人,如果你想挑战高手,可以找他试一试。”

不远处狩猎会的人,在听到冉山化海的话之时,全都露出愤怒之色。

冉山化海这分明就是祸水东引,白晨眼中露出一丝惊喜。

“比你第九次的复活更强吗?”

“不知道。”冉山化海干脆的回答道。

“黯皇最为神秘,他是刺客会的传奇刺客,也是战胜与击杀同境界强者数量最多的一个。”

“财皇……”

“他的实力深浅我大致知道,就不用说他了。”白晨淡然说道。

冉山化海露出一丝讶色,白晨的话让他产生了误会,他以为白晨已经战胜过财皇金谷了。

如果早知道这样的话,他就不会这么贸然的过来复仇了,即便白晨杀了他的儿子冉山青,他也不会为了冉山青,去招惹一个同境界的强者。

冉山化海一直都以佣兵会的发展作为首要目标,即便他再如何宠惯冉山青,他依然不觉得冉山青比佣兵会更重要。

白晨看向狩猎会的人:“让你们的会长戾皇来找我。和我打一场,转告他,如果他不来的话,我去一个都城。就灭一个狩猎会的分部,如果他愿意接受的话,随便他带多少人来都无所谓。”

狩猎会的众人又惊又怒,只是此刻却不敢多言。毕竟就连涅皇冉山化海都已经败阵了,他们现在说再多也是自取其辱。

其实这次的行动。本身就是自取其辱,他们居然带着一群神品强者挑战一个能够打败涅皇的可怕存在。

“对了,冉山化海会长阁下,你把我寸头山毁了一部分,所以你需要支付十万金沧币赔偿,希望你能快点支付,不要等到我上门要账,谢谢……”

冉山化海深吸一口气,没有让自己的怒火影响自己的神智。

这时候绝对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他明白什么叫做形势比人强的道理。

他并非未曾战败过。他渴望强大的力量,可是绝对不会愚蠢的以为自己就是天下无敌。

姝女双眼水汪汪的看着白晨,慢慢的走到白晨的身边:“主人,就这么放他们离开吗?”

“当然,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引来更多的强者。”白晨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个涅皇对您来说,是个不小的威胁,他每次复活都能变得更加强大,无法想象,如果再让他复活几次,他不是完全没有人能够战胜了吗?”

“这怎么可能。他的身躯已经到达了承载的极限,而且他的不死鸟也不可能真正的无限复活,总共就只能复活十次,顶了天也就只是拥有毁灭一城之力。而且你没发现吗,前三次的复活,他其实都只是达到神品强者的地步,这说明他的这种力量并非毫无限制的。”

“那主人您呢?”

白晨摇了摇头:“我还是不说了,免得吓到你。”

“主人,我觉得您所表现出来的任何能力。我都不会被吓到。”姝女自信的说道。

“灭世。”

白晨已经转身离去,只留下姝女站在原地,在风中凌乱。

灭世!?这是她第一次听说这个词,可是她却感受到了这个词里所蕴含的可怕含义。

……

不管是狩猎会还是佣兵会,都选择了沉默,将这个消息藏匿在心中。

可是,不过还是有些有心人试图打探消息,比如说东林家。

城外那已经变形的地形,已经充分的说明了,那场战斗的惨烈程度。

泷山被冉山化海叫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酒楼,泷山战战兢兢的出现在冉山化海的面前。

“会长阁下,请问您找小人有什么事?”

“拿十万金沧币借我。”

冉山化海的话,让泷山有点凌乱。

啥?涅皇居然找他借钱?

“不,应该说是向你背后的主子借的。”

这算是收保护费吗?

对于这种敲诈,泷山提不出一点的反对意见。

“遵命,我会禀报给少主的。”

“不用把钱给我,把钱送到寸头山上去,算是赔他们的。”冉山化海的脸色平静,看不出喜怒。

可是,泷山的心中却在翻起惊涛骇浪。

什么意思?赔偿给寸头山的?

为什么要赔偿给寸头山?

他们不是敌人吗?

难道?难道……

泷山抬起头,眼中带着不解,凝视着冉山化海。

“没错,我败了,狩猎会也败了,狩猎会和佣兵会这次都输了。”

泷山呆在原地,脑海里一片空白。

怎么可能?狩猎会输了,佣兵会也输了!

狩猎会可是出动了十九个神品强者啊!

这种数量的强者,即便是要毁灭大奥国的皇权,也不是不能做到。

还有佣兵会,冉山化海可是亲自出手的,他居然也败了,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寸头山拥有凌驾两者之上的力量?

不可能,不可能……

一定是寸头山用了什么方法,让狩猎会与佣兵会斗的两败俱伤,然后他们坐收渔利。

一定是这样的,除了这个理由,没有其他的可能。

“作为十万金沧币的谢礼,告诉你们一个消息,不要招惹寸头山。”

白痴才会去招惹寸头山,不管他们用什么方法获得最后的胜利,他们都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泷山在告退之后,急匆匆的赶回东林华的府邸。

“少主,寸头山赢了……寸头山赢了。”

哐当――

东林华猛然站起来:“他们赢了?怎么可能?”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事实的确如此,是冉山化海亲口承认的。”

“难道是狩猎会和佣兵会两败俱伤,被他们捡了便宜?”

“应该是如此,不过即便是捡便宜,那至少也说明他们有足够的实力介入两者之间。”

在泷山禀报东林华的时候,祥麟兽楼中的金谷也得到了这个消息。

金谷脸色凝重的看着金管家:“你确定?”

“主人,我没法确定,可是不管是狩猎会还是佣兵会的人,回来的时候都很狼狈,并且人也少了许多。”金管家苦笑的说道。

“不知道那个小神医现在如何了。”金谷露出一丝忧虑。

“主人,寸头山的人夹在狩猎会与佣兵会之间,肯定不会好过,也许那个小神医现在已经死了也说不定。”

“我看他不像是短命鬼。”金谷喃喃说道。

“如果狩猎会和佣兵会拼的够凶的话,倒是有可能被那个小神医捡到便宜,不过这种可能性太小了,他们的力量还是太单薄了。”

就在这时候,酒楼的掌柜跑了上来:“主人,下面有个人说是寸头山的,他说祥麟兽楼已经属于他们了,现在要接收。”

“寸头山的人?人呢?”

“正在下面。”

金谷站了起来:“带我去见他。”

金谷在掌柜的带领下,来到楼下,他发现过来的是姬凤。

“姬姑娘。”

“金先生,我是来接收酒楼的。”

“当然,当然,这是房契、地契,以及店铺契约,请过目。”金谷毫不犹豫的将三分契约递交给姬凤,目光闪烁的看着姬凤:“姬姑娘,我想打听一下……”

“你们是想知道三方大战的结果吧?”

“金某有点担心小神医。”金谷委婉的说道,不过这个理由倒是说的名正言顺。

“不用你操心了,我的主人活的很好,至于狩猎会和佣兵会,我想他们应该不敢再来找我们寸头山的麻烦了。”

金谷眼中露出一丝诧异:“你们赢了?”

“准确的说是主人赢了,冉山化海,不过如此!”姬凤傲然说道。

“是佣兵会战败了还是冉山化海战败了?”

“他们都战败了。”

姬凤收起契约:“难得金先生这么爽快,不像是有些人,为了点钱财不知死活的招惹主人,最后落的身首异处的下场,我还要回去向主人复命,先告辞了。”

金谷呆立在原地,他不怀疑姬凤的答案,可是这个答案实在是太惊人了。

佣兵会战败了,冉山化海也战败了!

“姬姑娘,再说几句如何?”金谷拦住姬凤说道。

“你想知道什么?”

“不知道涅皇是如何战败的,在下还是很想知道。”金谷说道。

“当然是主人出手,不然金先生觉得谁能战败冉山化海?”

“小神医?他?”

“看来主人还是被人低估了,不过这也不奇怪,十日之内,戾皇应该会成为第二个吧。”(未完待续。)

牡丹江市肛肠医院
深圳市中医院怎么样
东莞治疗白癜风办法
泰安哪个医院去治白癜风
江苏正规治疗白斑病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