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世界历史

千古飘零帝王花亡国公主宣华夫人是怎么死的

2018-11-11 10:23:14

一、人们常用“千古飘零帝王花”来哀叹生不逢时、惨遭不幸的皇家公主。而历史上有名的隋朝宣华夫人,就是这样一位由“胜者王侯”随意宰割的亡国公主。

宣华夫人本是南北朝时期的南陈公主,即南陈宣帝之女,后主陈叔宝之妹,可是因国破家亡,辗转之间成了隋朝妃嫔,可是不幸的厄运一直伴随着她的一生。

宣华夫人陈氏变成隋宫嫔妃,先后得到了隋朝二帝的关注,尤其《隋书》还有“帝颇惑之”的记录,似乎其颇有女性魅力。但综合各种史料,可以发现宣华夫人不过是身不由己、以色事人,一生实在堪怜。当然,隋朝二帝并不是没有感情的政治人物。相反,他们拥有深厚感情,只不过对象不是宣华夫人。《隋书后妃传》曾经这样评价过隋朝两对帝后的夫妻关系:“二后(文献皇后、萧皇后),帝未登庸,早俪宸极,恩隆好合,始终不渝”。

二、隋文帝杨坚一生深爱独孤皇后,文献皇后去世对文帝打击太过沉重,不仅正史有相关记载,而且唐朝笔记、唐朝佛教典籍里多处能找到文帝苦苦思念亡妻无法排遣心中痛苦的真情流露记录。他晚年的妃嫔不过是其生活的调剂乃至排遣精神痛苦的需要罢了,其中也包括陈贵人,隋文帝对陈氏的情感并没有超越出征服者的玩物心态。

隋文帝在本质上并没有放松过对陈氏的猜忌和不信任。陈国皇室在西入大兴后,被隋文帝分配到各州监视自力更生当农民,这也包括陈氏其同母亲兄弟,终隋文帝一朝没有改变对陈皇室政策的记录。

即使在文献皇后去世后,陈氏获得了后宫高位,不过陈国皇室并没有受到任何恩惠,连陈贵人的同母亲兄弟亦无因陈氏受宠从而得到文帝任何垂怜的记载。他们一直像其他陈国男性皇室成员一样在隋政府监视下种田自力更生。陈氏的母亲施太妃虽然因为女儿为妃获得了隋政府的物质补贴,但其却住在贫民区,无法进入隋朝贵族圈子。

三、隋文帝去世后,陈贵人虽然得到了进封,成为宣华夫人。

描写隋炀帝和各色佳人的风流艳史可谓层出不穷,尤其是他和仁寿宫变女主角陈贵人的绯色关系经过各类小说的渲染可谓活色生香,但实际上,隋炀帝和萧皇后的感情深刻特别。

陈贵人在服侍隋文帝期间,遭到杨广的调戏。隋文帝知道后要废除杨光的太子之位,但是由于杨素的暗中行动,使得杨广逼位成功。杨广即位后陈贵人害怕受到报复,但没想到不久却封其为宣化夫人,于是宣化夫人继续以色伺君。

隋文帝去世的当天晚上,杨广来宣华夫人寝宫,做成一对鸳鸯。乱伦烝母之事就在这一夜发生了。所谓“烝”,就是父亲死后,儿子可以娶庶母;而兄、叔死后,弟弟或者侄儿可以娶寡嫂或者婶母,叫做“报”,两者合称收继制,也叫转房制。这在春秋战国之时很常见,但到了隋朝,这种像突厥等蛮人的做法就很让人诟病了。

宣华夫人因失节而承受了非常大的心理压力。一女侍二夫,本已蒙羞,何况这个“丈夫”竟然是自己的儿子。毕竟是违反伦理道德,杨广也是顾虑颇深,他不能给她名分,她只是一个美艳的玩物。

四、总而言之,宣华夫人的死因有两点:一有亡国之痛,二有乱伦之忧,打心眼里实在不愿以身侍奉杨家父子二人,以致终日郁郁寡欢,积久成疾。不久便病入膏肓,魂归道山,年仅二十九岁。

韩信的天赋究竟有多高,这个我们不知道,这里只能说说他把天赋锻打成锋利神兵的过程。因为史料太少,关于韩信的记载就那么多,所以以下的叙述推测的成分很大,请朋友们自行鉴别。

秦国统一六国之后,收缴了很多违禁品,兵书就是其中之一。韩信大约生于公元前231年,秦国统一六国的时候(公元前221年),他才10岁左右。老秦的法令推行得很彻底,私藏兵书是犯法的事,逮住了就得挨收拾,不排除少年时代的韩信有通过非正常渠道得到兵书的可能,但是,这种可能并不是很大。韩信读过兵书,击破赵国之后,他给麾下诸将讲述破赵的道理时,曾经引用过兵书原文。那么,他的兵书是从哪里来的呢?

刘邦进入咸阳之后,跟随他南征北战的老哥们儿争先恐后地掠夺金银财宝,唯独萧何没有这样做,而是赶快去秦帝国的档案资料馆抢收“律令图书”。这些图书当中,兵书的数量是可想而知的。

不久,韩信离开项羽,前来投奔刘邦,因为犯错误,差点被斩首,幸亏刘邦的御用司机夏侯婴凑巧经过法场,才把他救下。两人一交谈,夏侯婴觉得韩信不是个池中物,于是把他介绍给了刘邦,但是刘邦这时候并不认为韩信是个打仗的料,只让他做了一个治粟都尉(管后勤的)。巧了,当时主管后勤的就是萧何。

都在同一个部门工作,低头不见抬头见,何况萧何又是韩信的上司,经常需要韩信汇报工作什么的,见见面谈谈话是免不了的。这一交谈,萧何可算是捡到宝了——韩信这家伙干后勤屈才了,得让他去打仗呀!于是,萧何开始向刘邦推荐韩信。根据司马迁的记载,我们可以知道,萧何推荐了好几次,都没有什么效果,而在上头的任命下来之前,韩信还得在原来的工作岗位上待着。在等待任命的这段时间里,他接触到兵书的可能应该是最大的,因为掌管兵书的人就是很赏识他的萧何。

然而,有天赋加上看过兵书,这也是不够的,还得有工作经验,必须见识过真正的战争。如果说天赋是材料,兵书是炉火,那么实战就是淬火的冷水,必须经历过这一热一冷,利刃才能成器。否则,光靠着天赋和知识烧红的一腔热血就匆匆上阵,一见识到残酷无比的阵仗,很容易被吓得六神无主。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里对此有过很风趣的描述,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读一读。

正好,实战经验韩信也是有的,带他的不是别人,恰恰就是那个时代的另外一个传奇——项羽。没有投靠刘邦之前,韩信在项羽手下干过很长时间(职位是执戟郎中,相当于贴身护卫)。项羽一生打得最为精彩的战役有两次,一次是破釜沉舟的巨鹿之战,另一次是兵贵神速的彭城之战,在这两次战役中把作战水平发挥到了巅峰状态,而巨鹿之战期间,韩信恰好正在为项羽效力,项羽对作战时机的拿捏、对地形的利用、对士气的调动、对战术的运用……全都被他收入眼底。作为一个领悟能力奇高的天才,这一切必然会让他产生深刻的印象。

有天赋,有书斋里的学习,还有实战经验,这一切结合在一起,韩信成为兵仙也就不足为怪了。

事实上,通过比较韩信与项羽的作战经历,我们也不难发现相似的地方,比如说巨鹿之战,项羽破釜沉舟,以示有进无退,而在破赵期间,韩信的背水一战就有巨鹿的影子。比如项羽喜欢用水,巨鹿之战用水(激发士气,甩开膀子干),彭城之战用水(人不够,水来凑,挤压联军),而韩信用水的地方更多,破魏用水(木罂渡河,迷惑敌军),破赵用水(背水一战,弟兄们冲啊),破齐还是用水(半渡而击,出其不意)……战术手段如此相似,要说韩信没有从项羽手里“偷师”似乎不太可能。但是,韩信厉害的地方就在于他青出于蓝了,作战手段比项羽更为巧妙。

在另外一些地方,他们也有相似点,比如都有一点儿腔调,都有一点儿骄傲,都有一点儿不爽快,都有一点儿缺心眼,都是年纪轻轻就出头,都是年纪轻轻就挂了。他们生在一个时代,像一个相生相克的恶作剧,一个不存在,另一个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他们一个消灭暴秦之后就匆匆退场,一个辅佐刘邦定鼎之后就草草谢幕,就像两张系统盘,只有那么一会儿是有用的,系统装好了,他们也就废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