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野史趣闻

阮籍嵇康

2019-05-16 17:49:54

阮籍嵇康

晋代士族风尚有几个明显特点:1是以貌取人,重形象,嵇康父子,潘岳,王衍,谢安等等都是大帅哥;2是推重谈吐,清谈就是靠上面这些人弄起来的:三是推崇至孝,王祥没什么大本事,就是靠着老实忠孝,官至极位。

嵇康长的帅不用说,“龙章凤姿,天质自然”。是晋代能排进前三的美男子。阮籍虽是酒鬼,年轻时也“面貌环杰”,最少也是英气逼人;至于其二,2位都是辩才高手,善谈吐,"不臧否人物",也就是善于捣糨糊,说了等于没说。

关键在第三点。

阮籍为东平相时候,有人杀母,阮籍说:“杀父尚可,不好杀母”,司马昭问他怎样能说这么大逆不道的话,阮籍回答说:“禽兽只知其母不知其父,杀父不过是禽兽,杀母却是禽兽不如”明显是调戏皇帝。

还说他母亲死了,故意食肉饮酒,有人吊唁也不哭为礼。不尊礼教。

而嵇康更是公然宣称父母对儿女无恩,生儿育女不过是自己快乐的结果(没有避孕手段的古代,儿女确实是性生活的赠品)。宣称要越名教而任自然。

凭着共同的大逆不道,嵇康与阮籍无疑是晋代一百多年反政府气力的精神领袖。

晋代忠义不存,底气不足,只有举孝治国,以孝劝忠。《晋书》人物传中,正面人物几近都会提到“性至孝”之类,而象王祥为继母卧冰求鲤孝到变态,却是当时社会极力提倡的。孝悌就是统治阶级的主流价值观。虽然自晋武帝以后,8王之乱,皇族兄弟相残,兵连祸接,证明孝完全是司马氏虚伪之极的表面文章。

但是越是虚伪越是怕揭穿。嵇康阮籍公然举反旗,就是找死。

嵇康是曹氏的女婿,不被司马所用再正常不过。但遭杀身,纯是自取,也是必定。钟会为司马指出杀嵇康的充分理由,阮籍却得以不死完全是装聋作哑的本事好些,运气也好些,遭正人君子何曾痛斥,皇帝还保他1保。

清谈论虚,游山玩水还是饮酒打铁,都是避世。但是嵇康和阮籍的避世却始终是抗争。

在阮籍的咏怀诗可以看出他也曾崇尚出世建功,却又无法和现实同流的矛盾。

一边说“宁与燕雀翔,不随黄鹄飞”一边又说庄周子虽达观,却“捐身弃中野,乌鸢做患害,岂若雄杰士,功名从此大”还是应该建功立业好。

而嵇康却态度更明确而坚决,始终不合作,最好的朋友山涛荐他代己为官,他却写了言辞激昂的《与山巨源断交书》,向友人坦明心志。

儒道成了伪饰门面的朱红,只有拾起老庄。

时代的疾病,他们无力治疗,老庄玄学是最好的止痛丸,黄老玄学之风经过他们偶像地位的影响,之后晋士大夫开始人人清谈。到后来王衍之辈,病却已被视而不见,嗑药只是自我麻醉。晋代为后世景仰的名士风,好比美国六十年代的嬉皮风,不同的是,美国嗑药的是年轻人,晋代嗑药的却是全部统治团体,蔚为壮观到万世景仰。

所以阮籍登广武而感概:“世无英雄,令竖子成名”。指的固然是阴构取政的司马氏时期,英雄无出,相继争权逆篡的8王,王敦,恒榅也都只是竖子之辈。即便是打赢了淝水之战的谢安,也是运气成分多些,也终难挽不断颓败下去的后晋局面。

早泄不吃药可治吗
附件炎的药物治疗方式
乌鸡白凤丸能治疗男性前列腺增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