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野史趣闻

唐代宫女花钱买牌位为临死前享受墓志待遇

2019-05-17 00:06:08

看大美女佘诗曼主演的电视剧《公主驾到》,确切让人忍俊不禁,把个大唐“贞观之治[注: 贞观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年号,贞观之治是指唐朝早期出现的太平盛世。由于唐太宗能任人为贤,知人善用;开言路,虚心纳谏,重用魏征等;并采取了一些以农为本,]”娱乐得面目全非。特别是她身旁那位比较搞笑的“太后御赐左右护法金牌侍女”司徒银屏为了找个“好归宿”,前前后后折腾,最终跟官媒牵手走进婚姻殿堂,虽然说颇有无厘头元素,却也不违历史真实。

唐朝社会尽管比其他朝代稍微开放一些,但宫女的活动范围仍然有限,一般被禁锢在长安宫城的“掖庭”中,日复一日地从事辛苦劳作,所谓“入时十六今六十”,就是她们对青春逝去的自哀。也有两类宫女例外,一是具有特殊使命的宫女,可以凭仗腰牌自由出入宫禁,如武后时“女御史”谢瑶环就是一个例子,太平公主[注: 太平公主(约665年-713年)是唐朝的女性政治家,为唐高宗李治与武则天的小女儿,唐中宗和唐睿宗的同胞mm,生平极受父母兄长尤其是其母武则天的宠爱,权倾一时,被称为“几近具有天下的公主”。]也曾安插宫女到唐玄宗[注: 唐玄宗李隆基(685年-762年),大唐皇帝(712年—756年在位);李隆基为睿宗李旦第三儿子,庙号“玄宗”,又因其谥号为“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故亦称为唐明皇。]身旁刺探情报。二是身份特殊的宫女,自由度也比较高,如《公主驾到》中的那位司徒银屏既是公主的保镳,又有太后御赐金牌,身份显贵,平素上街闲逛应该是可信的。

在职宫女出宫到官媒衙门找婆家,这在唐代绝对不会被允许,抓到要被杀头,除非是那些因故被放出去的宫女,或有可能。司徒银屏找官媒,并非真的是想嫁人,而是为了买个牌位,迷信的说法就是,将来死了,可用牌位安置灵魂。她能自由出入,找官媒也就顺理成章的存在可能。

顺便说一下,唐代的官媒,到底是否是一级衙门,赵炎在现有的史料中查不到。中国各朝代均十分重视“媒”的地位,说它有官的特点,也无不可。周代时记载有官媒和私媒,到了唐代,媒人之制被装入法典《唐律疏义》中,例如:“嫁娶有媒,买卖有保”;“为婚之法,必有行媒”。等等。也许真有官媒在衙门领补助的,单设一个衙门好像没有必要。

唐朝宫女花钱买牌位的事情,在许多典籍里都是寥寥数语一笔带过,确切是历史的真实存在。她们为什么要买牌位?这要从“寄托”两个字说起,除了司徒银屏所说的“死后安置灵魂”以外,应该还有其他的原因。

有一首流传甚广的“红叶诗”据说就出自唐宫女之手笔:“水流何太急,深宫尽日闲。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这个宫女估计是有品级的,没必要干活,所以很“闲”。宫女处深宫,情感没有归依,那一份孤单就够折磨人的,出宫

嫁人的希望更是渺茫,寻觅寄托和排解就在所难免。这位写“红叶诗”的宫女想来是有机会买牌位的。幸运的是,她的“红叶”被诗人卢渥收藏,后来被放出宫,又偶合地嫁了卢渥,颇有传奇色采。有了好姻缘,牌位自然就用不着了。

牌位说到底代表的是“假男人”,犹如今天两地分居的夫妻手中的那张结婚证,有婚姻之名,无婚姻之实。牌位中“他”也许还活在世上,就在长安城[注: 长安城,中国隋唐时期按规划建造的都城,位置在今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城始建于隋开皇二年(582),因隋文帝杨坚在北周曾封为大兴公,]的某个角落,但宫女跟“他”不能见面,不能做真正的夫妻,只在心中把“他”当作自己的丈夫,一生牵挂着,寄托着,甚至祭奠着。宫女临死前,再把自己的名字刻在牌位上,会享受“墓志”的待遇,等于夫妻一体了,想一想都令人心酸。

尽管如此,也不是所有宫女都能买到牌位,只有那些品级高的宫女才有可能买到。司徒银屏能够从买牌位到实际嫁人,是由于她自身地位较高,公主对她也眷顾有加,最终“解放”了她。大部分没有品级、地位低下的宫女根本买不到牌位,由于她们没有机会外出,也见不到官媒,只能“含情更缠绵,寂寞到死已”。

在现在的西安枣园唐墓中就发现了大量没有“墓志”的宫女,而具有“墓志”的仅仅只有4位。也就是说,在这座偌大的唐墓中,可能买到牌位的宫女只有4人。(赵炎 )

饮食上怎样治疗梅毒
外阴瘙痒的预防和治疗方法
阳江最好的白癜风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