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野史趣闻

黄帝陵与中国文化

2019-06-07 22:50:06

 

 

先秦两汉时期的《逸周书》、《国语》、《左传》、《庄子》、《管子》、《商君书》、《韩非子)、《世本》、《竹书纪年》、《吕氏春秋》、《大戴礼记》、《淮南子》、《山海经》等重要文献都记载有黄帝的事迹。1972年山东临沂银雀山汉墓出土的竹简《孙胺兵法·势备》,有黄帝作剑以及战涿鹿之语。以上情况反映了黄帝的事迹在社会上广为流传,并受到学者们的重视。
  
  西汉司马迁撰我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史记》时,收罗遣散的历史传闻,阅读皇室所藏图书、档案。对黄帝、尧、舜的遗迹进行了调查,听到的民间传说也不违背古文记载。于是以《大戴礼记》中的《五帝德》、《帝系姓》两篇与《国语》、《左传》相印证,认为黄帝、颛顼、帝誉、尧、舜的事迹可信,对百家之言,长老口碑,则择其言雅驯者,才写了《五帝本纪》,冠于《史记》书首,作为中国可信历史的开端。
  
  这既反映了两千多年前司马迁对古史的认识,对史料的态度和写作方法,也是对中国古史研究的贡献据《国语·晋语》载:“昔少典氏娶于有蛟氏,生黄帝、炎帝。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成而异德,故黄帝为姬,炎帝为姜。”《史记。五帝本纪》载:“黄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轩辕,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构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于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蛮尤最为暴,莫能伐。炎帝欲侵陵诸侯,诸侯咸归轩辕。”在那神农氏世衰,部落间战争纷起之时,黄帝以他聪颖的智慧,非凡的才华,开拓的性格,率领其部落,面对现实,习武为战,保卫自己,兴起于姬水,后沿洛水南下,东渡黄河,顺中条山和太行山向东北发展,到达山西南部、山东黄河之滨及河北一带。与此同时,炎帝部落兴起于美水,其发展路线较黄帝偏南,沿渭水、黄河向东,到达河南。山东一带。在氏族部落的不断繁衍过程中,炎帝部落与东南的黎族部落发生冲突,炎帝战败,向黄帝求援。黄帝和炎帝联兵,与蛮尤率领的九黎部落发生了“涿鹿之战”,蛮尤败北。战后,炎帝恃强,欲侵凌“诸侯”,黄帝规劝无效,便发生了‘阪泉之战”,炎帝战败。在那乱世中,凡有不顺者,黄帝就从而征之,以战争手段制止了部落间的长期混战,统一了黄河流域的大片土地,“而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伐神农氏,是为黄帝。”《史记·五帝本纪》:黄帝“修德振兵…··官皆以云命,为云师,置左右大监,监于万国……举风后、力牧、常先、大鸿以治民。”这就显示了王国政治体制的初建。《史记·五帝本纪》载:黄帝“时播百谷草木,淳化鸟兽虫蛾,旁罗日月、星辰、水波、土石。金玉,劳动心力耳目,节用水火材物·-··种五艺,抚万民,度四方。”显示了黄帝之时已从采集渔猎、漂泊流徙的‘“野蛮”生活,跨进铜石并用的农业经济时代。《史记·五帝本纪》载:黄帝“获宝鼎,迎日推荚”。其《索引》、《正义》说,荚音策,神策即神蓍,黄帝得蓍以推算历数,于是逆知节气日辰之将来,故日推策迎日。又说黄帝命大挠造甲子,容成造历。《世本》载,黄帝令“羲和占日”,“常仪占月”,“仓颌作书”。《说文解字·叙》说:“黄帝之史仓颌,…·‘初造书契。”以上记载显示黄帝时已有历法和文字。《史记·五帝本纪》还记载黄帝“曾东至于海,登丸山及岱宗;西至峻们,登鸡头;南至于江,登熊湘;北逐荤粥,合符于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这里约略可见黄帝时代的疆域。以上文献记载说明了黄帝的伟业和中华民族文明始祖的地位。
  
  根据文献记载探索黄帝与中国文明时,若证之以考古发现和研究,则不难看到两者之间的关系。十年前,我们曾主张黄帝时代相当于新石器时代的仰韶文化晚期,也用文献记载与考古发现相佐证,今仍坚持原来的观点,不再赘述。我们相信,随着新石器时代考古发现的“遍地开花”和中国文明起源的探索,黄帝是中华民族文明始祖的地位,将会被考古发现进一步证实。
  
  

广州最好的治疗男科医院
盘锦哪家医院专治癫痫
岳阳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