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野史趣闻

北齐王爷让狗当街吃掉美女和婴儿

2018-10-24 10:31:36

玉体横陈是一个著名的历史典故,它是南北朝时期北齐第五位皇帝高纬创造的。他的父亲是北齐武成帝高湛,母亲为胡皇后。高纬即位时,腐朽的北齐政权已经摇摇欲坠,他自己仍然荒淫无道,政治越来越腐败。

高纬当了皇帝之后规定,只要出钱就可以当官,只要出钱,杀人也可以免死。总之,只要出钱干啥都行,于是北齐被闹得乌烟瘴气,民不聊生,很多老百姓都成了乞丐。看到这些,启发了高纬的艺术灵感,于是他在皇宫的一个花园旁边建了一处贫苦的村舍,让太监和宫女装扮成村民模样,他装扮为要饭的,在艳阳高照下,衣衫褴褛地四处乞讨,以此为乐。他又营造穷儿之市,亲自在市上进行商品交易。他修筑西鄙诸城,命令手下人穿上黑衣服,装扮成羌族兵士,让他们鼓噪追逐凌辱自己。从晋阳东巡,他常常单骑飞驰,解衣散发而归,颇有其先祖放荡的遗风。

高纬上台后,封自己的奶妈陆令萱为女侍中。结果,陆令萱、和士开、穆提婆、韩长鸾等佞幸小人把持了朝政,勾引亲党、贿赂公行、狱讼不公、官爵滥施。一时之间,奴婢、太监、娼优等人都被封官晋爵。天下开府一职的官员达到一千多人,仪同官职难以计数,仅领军就增加到二十人,由于人员庞杂、职权不明,结果中央下达的诏令、文书,二十个领军都是在文书上照葫芦画瓢写个“依”字便扔到一边,没人真正去执行。

高纬还把每个宫女都封为郡官,宫女锦衣玉食者达五百多人。一件裙子价值万匹,一张镜台竟值千金。高纬又建造偃武修文台,在嫱诸宫中营造十二院,其壮丽辉煌的程度超过了都城的建筑。但是高纬爱无常性,多次拆毁又多次修复。为按时完成进度,夜晚用火照明,天寒地冻时用汤和泥,百工困穷,没有一点休息的时间。开凿晋阳西山大佛时,仅照明用,一夜就燃油万盆。他为自己宠爱的胡昭仪营造大慈寺,后又为穆皇后建大宝林寺,穷极工巧,运石填泉,糜费数以亿计,死亡百姓、牛马等不可胜数。更为荒唐的是,高纬的牛马狗鸡的地位和大臣们一样,都有封号。他的爱马封为“赤彪仪同”、“逍遥郡君”、“凌霄郡君”等。斗鸡的爵号有“开府斗鸡”、“郡君斗鸡”等。犬在马上,还要给它放上褥子,时不时地还要把它揽抱在怀中。

高纬十分注重实践,并学会了在实践中体验乐趣。这一点也不光他有,他的弟弟高绰也有。一天,这个高绰在街上看到一个美女抱着孩子,突发奇想,上去把那个孩子抢下来摔在地上,就让狗来吃。吃完了孩子,高绰感觉还不过瘾,就又在那个已哭得七荤八素的美女身上抹满了血,招了那些狗去吃,顷刻,这个美女撕扯得差不多了,高绰带着手下的仆役哈哈大笑。高纬听说高绰十分残暴,派人把他抓来审讯,而高绰满不在乎,仍是谈笑自若。

高纬对他毫无办法,也没有给他定什么罪。有一次,两人闲唠起来,高纬问高绰:“你在定州时,干什么最快乐?”高绰爽快地答道:“把蝎子放在大容器中,再把粪中的蛆多放进一些,蛆被蝎子蜇得蠕动不已,那才最好看呢。”高纬第一次听说有这样好玩的,于是命人抓来一些蝎子,放在浴盆内,又把一个人剥光,逼他躺在盆中。不一会儿,他的身子上爬满了蝎子, 蝎子到处乱蜇,把那人蜇得体无完肤,痛得大声哀叫。而高纬与高绰则在盆外观看,乐得手舞足蹈。高纬对高绰说:“这样快乐的事情,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高绰对高纬的别出心裁则赞不绝口。

后来,不知怎么的,高纬的恐怖戏有点导累了,也有点看累了,又想起了玩战争游戏。于是,他安排人建了一些仿真的城墙、城门之类的东西,然后再安排一些士兵攻城,他带着自己的妃子和太监宫女一起守城。为了加强战争的真实性和惨烈场面,高纬在自己的弓箭上抹上巨毒,射那个“攻城”之人,经常一天能射死百八十个。据说,一次看着高纬百发百中的神箭,两个妃子甜言蜜语地夸奖了他两句,高纬一高兴,当天射死了七八百人,顿时血流成河。

高纬有一个妃子叫冯小怜,这个冯小怜长得漂亮至极,肌肤吹弹可破。吐出的气闻起来都是香的,而且身材凹凸有致。于是乎,高纬不管有事没事,即使是跟大臣商量事,也常常让冯小怜拥在怀里或把她放在膝上,使议事的大臣常常羞得满脸通红,说话语无伦次。据说冯小怜的玉体曲线玲珑,在冬天寒冷的季节里,软如一团棉花,暖似一团烈火;在夏天溽暑炙人的时候,则坚如玉琢,凉若冰块,是一个天生的尤物。“独乐不如众乐”,高纬认为像冯小怜这样可爱的人,只有他一个人来独享她的美艳风情,未免暴殄天物,如能让天下的男人都能欣赏到她的玉体岂不是美事。于是就让冯小怜裸体躺在朝堂的一张案几上,并时不时作出各种动作,以千金一视,让大臣们排着队都来一览秀色。“玉体横陈”的典故即来源于此。

北齐的邻国是北周,当时在位皇帝叫宇文邕,听说高纬昏聩无能,料想正是侵占北齐的绝好机会。公元576年的秋天,宇文邕带了几万威武齐整的士兵来攻打晋州了。“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北齐王朝进入风雨飘摇中。

而此时,高纬正与冯小怜在天池打猎,前线警报从早晨至中午已来了三次。高纬居然说:“只要小怜无恙,战败又有何妨!”齐国的右丞也斥责士兵道:“皇帝正游猎为乐,边境稍有战争,乃是常事,何必急急奏闻?”到了晚上,平阳报称失守,高纬知道后,仍是若无其事。看看天色已晚,高纬想收拾回归,可是冯小怜兴犹未尽,请他再猎一围。看着身着戎装的冯小怜如此飒爽英姿,高纬高兴地答应了。于是又猎了好长时间,获得几头野兽,方才尽兴而回。周武帝宇文邕率军西还。高纬见状,就率领军队围攻平阳,想一举夺回失地。由于周军奋勇抵抗,北齐军队久攻不下。他们想了一个偷偷摸摸掘通地道的办法,轰陷城垣十多丈。将士们想趁此时机攻入城中,却遭到高纬的拒绝。原来他想让冯小怜看看这宏伟壮观的场面。可是冯小怜此时正在梳妆打扮,画眉修鬓,抹粉涂脂,好长时间才到来。结果周军已经将缺口完全堵住,北齐军队失去了战机,再也无法冲进去了。听说城西有圣人的足迹,冯小怜想去观看。但是到城西要经过离城很近的一座桥,高纬怕守城的周军射箭射到桥上,要了冯小怜的命,就命令士兵抽掉攻城用的木料,在离城很远的地方另外营造一座新桥。新桥造好后,高纬就和冯小怜走上去。由于桥架得不结实,经不起马踩人踏,走到中间就塌了,二人无奈,只好返回。

在大兵压境的情况下,高纬仍然与冯小怜寻欢作乐;更为荒唐的是,就在都城邺城被攻克前夕,高纬禅位给太子。当时太子高恒年仅八岁,让一个年幼小孩子支撑危局,也只有高纬能做出这样的举措。公元577年的正月,北周攻克了邺城。高纬父子与冯小怜等人仓皇出逃,准备投奔陈朝,在青州被擒,成为周军的阶下囚。被安置在邺城后,高纬仍有一件事情放不下心,那就是冯小怜被俘,至今仍无下落。高纬惦记着她,请求周武帝宇文邕把她赐还给他。宇文邕鄙夷地说:“我看待天下,就像脱掉一只鞋子一样,一个妇道人家难道会舍不得还给你!”就将冯小怜还给了她。高纬大喜过望,高高兴兴地把冯小怜领了回去。不久,宇文邕召高纬及高氏诸王公入宴,酒至半酣,令高纬起舞。高纬毫无难色,乘着三分酒意,舞了一回。

这年冬天,有人诬告高纬谋反。周武帝将高纬父子及齐宗室诸王,一并赐死。高纬只有22岁,史称高纬为齐后主。

晚唐诗人李商隐写过一首诗《北齐》“一笑相倾国便亡,何劳荆棘始堪伤。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来讽咏高纬和宠妃冯小怜荒淫亡国的故事。北齐几代帝王,皆凶淫荒唐,到后主高纬更是登峰造极。究其原因,也许是家族遗传,也许是后主生于安乐不知创业的艰辛,其荒唐行径让人痛恨。其实,红颜祸水不过是后人为了替那些亡国昏君开脱而加在女人身上的罪名罢了。因为即使没有冯小怜,北齐摊上高纬这样的皇帝,怎么都不会长久。

环保节能行业带来致富新商机
萝卜蒸虾球
湖北防止野生蘑菇中毒发生不要采摘食用野生蘑菇
齐式皇马PK四大梦之队谁能赢梦三巴萨三剑客
4月23日国储进口玉米拍卖成交8311
这么多年了为啥民科总能戳中传播G点反智传播何时休全媒观
比甲根特vs标准列日结果预测根特vs标准列日前瞻分析
打劫马刺2年1700万签猛将这下真能刚勇士了
牛津词典竟然收了这样一波不正经的新词可能连你老师都没见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