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史军史

覆云乱煜 第二百零三章 世子殿下

2019-10-12 19:24:09

覆云乱煜 第二百零三章 世子殿下

夏天的尾巴已经过去,但是秋老虎依旧酷热难当,就如同萧煜夫妻二人当下的心情。初为人父母,除了少许的恍惚和感慨,更多的还是欣喜,即便是萧煜越来越深沉的城府,在见到自己儿子后,也忍不住流露出几分由衷的笑意。

东都那边已经派人去报信,毕竟不管怎么说,萧玄都是萧家的嫡长孙,对于萧烈来说,嫡长子是嫡长子,嫡长孙是嫡长孙,他和儿子有心结,和孙子可没心结。

今天王府设了香案,为小世子萧玄举行洗三之礼,这一日王府宾客云集,算是西北一件难得的喜事。而玉尘大真人执意要亲自为这个小外孙洗三,对于萧煜和林银屏来说,更是一个意外之喜。洗三之后便是宴饮宾客,着实是热闹了一番,林寒也终于得偿心愿,被萧煜解了禁足令。

虽说萧玄已经有了大名,可在四岁前,还是要用乳名称呼,既然世子殿下的大名已经被父亲定下,那么乳名便要由母亲大人来抉择了。按照林银屏的意思,是要好听又好记,比如说青雀、凤皇之流,不过被萧煜好一通嘲笑,说林银屏读史总是不求甚解,不管是李青雀,还是慕容凤皇,可都没有个好下场。

林银屏被萧煜笑得脸上有些挂不住,便黑了脸不再搭理萧煜,自己一个人去想名字。最后林银屏列出了“璇儿”、“青奴”、“阿貊”、“灵宝”四个小名,让萧煜拿个主意。

“璇儿”这个小名,被萧煜第一个否决,虽说是与萧玄的玄字重音,不过却也与祖母方璇同字,为尊者讳,这个名字是肯定不能用的。青奴,这显然就是林银屏对青雀和稚奴的残念了,考虑到这两个小字已经被人用过,萧煜也果断弃之不用。还剩下阿貊和灵宝两个,阿貊其实就是指食铁兽,萧煜犹豫再三还是否决了这个,最后与林银屏选定了“灵宝”这个名字,取自抱朴子中的“灵宝之方,长生之法”,寓意希望萧玄日后能真的登临长生境界。

洗三之后,按照中原人的习俗,林银屏要开始为时一月的坐月子,虽说林银屏有些不情愿,但无奈有玉尘大真人亲自镇压,而且她身子也的确薄弱,只能乖乖呆在屋里,好在有儿子相伴,倒也不算寂寞。

至于其他诸如孩子哺乳,到底是用奶娘还是林银屏亲自哺乳,萧煜听得有些头大,只说全都照着林银屏的意思去办便是,故而被玉尘好一通埋怨,说没见过这么当爹的,自己的儿子都不上心。

萧煜只能是无奈苦笑。

东都,曾经的安国公府,如今的大丞相府。

萧烈在奏章中曾言“宫中府中”,“宫中”自然是指那座浩大皇宫,而这个“府中”便是指大丞相府了。

大丞相府的女主人颜可卿正在亲自拟定礼单,只因西北那边传来消息,萧煜有了嫡长子,那便是整个萧家的长房嫡长孙,自然是阖府欢喜。

当今萧氏一族的族长萧烈亲自交代下来,要置办一份重礼送往中都,考虑到中都和东都之间路途遥远,便将孩子的满月礼、百岁礼、甚至周岁礼全部囊括其中,最好是颜可卿亲自过去一趟,代表他看望下林银屏这个儿媳。

颜可卿不是深宅院中的无知妇人,她本就是魔教上代圣女,对于萧煜和萧烈父子之间的心结也有所了解,随着前不久萧煜登顶天下十人之列的消息传来,她的心中一直就隐隐不安,这次萧烈让她前往中都,正应了她心底想要一探虚实的心思,自然是爽快应下,盘算着如何拟好礼单,然后再去西北一行。

接下来几天,大丞相添了嫡长孙的消息在东都城里不胫而走,而颜可卿拟定的那份礼单更是最有力的佐证,一时间大丞相府宾客盈门,不少善于揣摩上意的人已经开始在心底暗自思量,如今大丞相的两个儿子都在西北,不能说势不两立,可其中的疏远之意却是怎么都遮掩不住的。大丞相已经是知天命的岁数,即便是再生一子,恐怕也难以与那两个兄长抗衡,说不定大丞相就是将主意达到了嫡长孙的身上,而且由长孙继承家业也并非没有先例,当年的东主可不就是在太子死后立太孙。

许多自觉猜对了萧烈的心思的官员开始大肆鼓吹这个连面也未见过的小世子,含蓄些的就说什么生而有祥瑞相伴,露骨些的则直接说小世子生而不凡,命格贵不可言,日后前途无量云云,到最后,恨不得将这个还不会说话的世子殿下捧成又一个谪仙人。

萧煜在得知这件事后,颇有哭笑不得之感。祖孙三代人,萧烈辛劳大半辈子,在快要知天命的时候才因为挟天子之事而名动天下。萧煜便要幸运许多,在二十多岁的时候便因为萧逆之名而名传天下。到了萧玄,尚在襁褓之中,就因为父祖的缘故,名字传遍了大半个天下。

待到颜可卿携带着成车的礼物抵达中都时,林银屏已经出了月子,而玉尘也已返回道宗

,除了多出一个新的小主人,整个中都王府已然是重新恢复到往日的平静之中。

这次颜可卿来中都,除了成车的贺礼,还有一封萧烈亲笔写的家书,不过这封家书却不是给萧煜的,也不是给萧瑾的,而是给林银屏和萧玄的。

林银屏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在看完其中内容后,竟是不给萧煜看,只是说等到儿子大了便知晓了。

此时的萧玄已经满月,比起刚出生时胖了不少,白嫩嫩的小身子,脸庞上已经大概能看出些许端倪。他的脸庞轮廓与萧煜萧烈一脉相承,都是瘦削中带着冷峻之感,不过眉眼间却更像他那个风华绝代的娘亲,没有萧煜的戾气,多了几分温和,长大以后想来会是个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模样。

萧煜这个做爹的,也不知是不是嫉妒的缘故,经常会双手轻托着萧玄,说道:“你小子可真算得上美姿容,看面相,以后不是个痴情种子,就是个多情种子,到那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女子要围在你身边,以咱们的家世而言,玩女人可以,可不千万要被女人玩了。”

林银屏这个做娘亲每次见到这样的情景自然是要好一番埋怨,哪有做爹的给儿子说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并且放出话来,日后自己要亲自为儿子挑媳妇。

萧煜初为人父,在新奇之余,心态上也在不知不觉间有所变化,现在他开始有些理解萧烈,理解萧烈的一些所作所为,甚至当年的怨气,也在悄然间消失殆尽。

父子父子,真是应“了前世冤家,今生父子”那句老话。

颜可卿不管心底如何想,在明面上也是对这个小家伙百般喜爱,萧玄倒是很大气,也不认生,很快就习惯了这个“祖母”的存在,该吃就吃,该睡就睡,偶尔颐气指使的做派,更是逗得颜可卿开怀大笑,到最后竟是也从心底生出几分真心喜欢。

接风宴之后,颜可卿亲自去找萧煜,有些话,她要亲自问一问萧煜才能甘心认命。

先前她帮萧烈传话时,萧煜还未踏足逍遥境界,所以她也不觉得父子两人能如何,毕竟武力不在一个层次,可如今萧煜踏足逍遥境界,成为天下十人之列,无论从那方面来说,已经是有了与萧烈一搏的本钱。

颜可卿缓缓走向那座灯火辉煌的凌风阁,眉心有一抹遮掩不住的忧虑。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挂号费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在那里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网上挂号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在那条路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挂号费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