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解密

木乃伊是怎么样被制作出来的?

2018-09-06 14:59:26

古埃及人是个乐观向上的民族,不畏死亡,同时他们非常爱惜身体,哪怕是死后。这点可以从他们对尸体的保存,也就是木乃伊的制作习俗上面感受到。

在沙漠中风干的尸体让埃及人意识到,原来死后尸体也可以保存的完好无损,于是他们开始用人为的方法进行防腐处理,让尸体永远的保存下去。最开始的时候,古埃及人只是简单的将尸体用布裹起来,然而由于内脏脑髓未取出,所以尸体还是会腐烂。

多次实验后,制作木乃伊的工匠们才明白需要将内脏脑髓取出,加以使用泡碱等材料,才能成功的制作木乃伊,我们来看看一具木乃伊是如何被制作出来的。

首先是清理脑髓,把尸体摆在专门的桌上,先敲碎筛骨,把一个金属钩从鼻子里面伸进去,在里面把脑髓搅碎,然后把头朝下,脑髓就从鼻孔里留出来了。在碗里放上酒,再从鼻孔向里面灌,清洗消毒。

第二步取内脏,在腹部的左侧开一个口子,取出肝、肺、胃、肠子,将其清洗干净,用泡碱浸泡,热树脂处理,裹上布后放入4个罐子中,每个罐子盖子不同,象征着不同的神灵进行守护。剩下的空腔用椰酒和香料进行处理,并用包裹材料填满。完成后,用干燥的泡碱干贮尸体,为了防止在干燥过程中指甲丢失,脚趾和手指的指甲要用绳系起来。

完成这一切耗时大概40天,接下来第三步用尼罗河水将尸体洗净并填充尸体。用尼罗河水洗干净对古埃及人而言象征着太阳从尼罗河上升起以及泛滥洪水退去。用树脂浸泡的亚麻布填满脑腔,再把腹腔中的临时填充物取出,用装满木屑的亚麻布袋、或用树脂浸泡的药填满,填满后将腹部的切口缝起来。鼻孔也要堵住,通常还会在眼皮下垫上亚麻布,放洋葱也是可以的,弄好之后再尸体的表面搽上一种杉树油、蜡、泡碱和树胶的混合物并撒上香料,最后整具尸体用熔化的树脂涂满,以收住毛孔和保护表层。

最后一步是个精细活,用亚麻布包裹尸体。先用亚麻布把头裹好,然后是躯干部分,一条腿,再一条腿,两个胳膊,分别用亚麻布缠好,每一个部分都裹好了之后,就用亚麻布把他们全部缠起来,再缠一遍,最后,再拿一块非常大的亚麻布,横的一裹,打结;再拿一块很长的亚麻布,竖的一裹,再打结。古埃及人个子不高,但是因为木乃伊裹了很多层亚麻布,看起来很高。全程使用的亚麻布摊开来可达360多平方米,裹完后常给尸体套上一件完整的寿衣。

在这个过程中要不断念诵咒语,每包裹一个部位念诵一段。到第52天时结束,第68天到第70天时入棺。在一层层地包缠木乃伊时,通常还会放进许多护身符。

可以说这个木乃伊的制作过程是非常复杂的,所以一般的古埃及民众是没办法自己做木乃伊的,因而在古埃及,只有有权力和地位的人,才能制作木乃伊。

公元1662年,后金兵大举南侵,直逼山海关。明朝广宁巡抚王化贞率领的14万大军,与金兵一触即溃,只好往关内节节败退。消息传到京城,朝廷大为震惊。少数人主张在关外抗击金兵,大多数人却主张放弃关外的大片土地,退守山海关。朝野上下笼罩着一片失败的阴影。

就在满朝文武拿不定主张的时候,兵部主事袁崇焕,单身匹马悄俏到关外去查访。在山上,他碰到一位砍柴的老农,就向他询问这里战前战后的情形。他认真地听着这里今昔的变化,仔细地进行分析。几天后,他回到北京,径直来到议事堂,对在场的大臣们说:“给我兵马钱粮,我一人足可守此关隘。”朝廷在进退难定之时,只好接受他的自荐,派他到关外监督军事,拔给他20万饷银,以招募溃散的兵士。

袁崇焕一到辽东,便马不停蹄地往关外70里的前屯赶去。他在虎狼出没的荒山野岭里走了大半夜,颠簸得人疲马乏,直到天敲四鼓才赶到目的地。

守屯官兵见当朝兵部主事亲临前线,大为吃惊,对他的豪气壮胆,更是钦佩。

为加强边防,袁崇焕提出修筑重镇宁远。可是经略王在晋是个胸无大略的庸官,拒不同意。这时,正好当朝大学士孙承宗亲自抚辽,了解实情之后,建议朝廷调走了王在晋,并全力支持袁崇焕的主张。派他与大将满桂等人去宁远筑城驻守,再逐步收复关外失地。袁崇焕派满桂负责筑城,并经常到工地巡视。第二年,坚固的宁远新城筑成了,巍然屹立于山海关外,成为关外的一大屏障。袁崇焕与军民们在城墙上置酒祝贺,宁远城披红挂彩,喜气洋洋。

宁远城筑成后,袁崇焕令满桂、赵率教等良将加紧练兵。将士们在军营教场日夜进行攻守拼杀、骑马射箭的操练。袁崇焕根据十年来明军不敢与后金兵交锋的实际情况,采取了“坚守城池,待机破敌”的战略。就命人在城墙上配备了弓弩射手,以及红衣大炮,以便在心理上战胜敌人。

宁远离京城遥远,运输困难,为了保障根草充足,袁崇焕带领将士们开荒种地,屯田储粮。宁远的防御一巩固,关外流亡百姓和四方商人,纷纷来此安居乐业。袁崇焕巩固了宁远城防后,便带领水陆马步兵1.2万人,到广宁、右屯一线巡查,然后又把防线向前推进了二百余里,在锦州一带恢复了驻军。

孙、袁复辽事业的成功,引起了祸国殃民的太监魏忠贤等人的妒忌。大学士孙承宗遭排挤被迫辞职了,魏忠贤的党羽高第继任了辽东经略。高第是个不学无木、胆小如鼠的人。他认为关外肯定是守不住的。所以一上任就下令锦州、右屯等地的守军退守山海关。袁崇焕坚决反对,斩钉截铁地说:“兵法云‘有进无退’,既然三城已复,怎么可以轻撤呢?锦州动摇,山海关便失去了屏障。”高第不但不听袁崇焕的意见,反而主张放弃宁远和前屯。袁崇焕坚决不同意。高第一气之下,硬把宁远以北的驻军匆匆撤到关内,丢下十多方石军粮。老百姓再次逃亡,许多人死于沟壑之中。

后金太祖努尔哈赤自孙承宗守辽之后,4年不敢出兵侵扰。只得派兵在沈阳大造宫殿,凤阁龙楼,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宫殿建成,努尔哈赤决定迁都,于是率领六宫后妃,满朝文武齐至沈阳,改沈阳为“盛京”。不久,努尔哈赤听说孙承宗被罢了官,心中大喜。他对诸贝勒和大臣们说道:“明朝用高第这等无能之辈为经略,定会不战而逃。哈哈!”诸大臣连忙祝贺:“大汗洪福,此乃天助我主成就大业。”努尔哈赤喜之不尽,忙于1626年初,亲自率领八旗兵12万大军,渡过辽河,穿过抚顺,包围了宁远,打算南下入关,而后向明朝京城逼进。当天,努尔哈赤率领呈太极等来到宁远城下,勒马了望,感慨地说道:“好一座坚固的城池!”接着,他又指着后金兵说道:“大金兵铁蹄下无完城,宁远虽坚,岂能挡我精兵!”说罢,又转身问孙哈兔:“卿意若何?”孙哈兔马上躬身说道:“托大汗洪福,大金兵多将广,战天不胜,攻无不克,宁远城旦夕之间当垂手可得!”蓦然间,怒尔哈赤望见城上旗帜鲜明,戈矛林立,中有红衣大炮,更是生平未见,不觉注视多时,甚觉诧异。随着城楼上一阵震耳的鼓角声,一面大旗从城楼竖起,旗上绣着一个斗大的“袁”字。旗下一员大将,金盔耀目,铁甲生光,面目间隐隐露出杀气。金太祖暗暗吃惊。一个贝勒大声问道:“你是何人?何不早降!”那大将答道:“我奉天子之命来此,誓死守城!”说毕,梆声一响,矢石如雨点般向金兵飞来。努尔哈赤慌忙率众回营。坐定后,众贝勒请求立即进攻,努尔哈赤道:“此人英勇善战,不可轻举妄动。且先养息一天再说、”当夜,袁崇焕集合众将,刺破手指。血书立誓,誓与城池共存亡。将士们见主将如此忠贞不屈,深受感动,都愿与后金兵决一死战。宁远城中的百姓也纷纷拿起武器,自动参战。袁崇焕令满桂严守四门,谨防奸细。又传檄前屯、山前关守将赵率教等作好与后金兵决战的准备。

一切安排就绪后,袁崇焕又派人星夜驰往山海关,向高第告急,消他速派兵增援。高第畏金如虎,而且怒气未消,深恨袁崇焕不听号令,拒不发兵相助。

两天后,努尔哈赤果然率兵猛攻宁远。一时万马奔腾,如波涛翻滚。宁远城下护城河宽水深,马不能过,后金兵争先下马泅水过河。后金兵虽惯于爬城,这次抢登城头却遭到失败。原来袁崇焕在敌兵进攻的前一天就下令在城墙上泼了水。时值严冬,水结成冰,又硬又滑,爬城的金兵都纷纷滑落下来。金兵也不气馁,滑下来又往上爬。袁崇焕亲自在城上督阵,明军万弩齐发,射死金兵无数。努尔哈赤暴跳如雷,孙哈兔连忙举起明晃晃的大刀,逼着后金兵不得后退,继续爬城。因城上箭如雨下,后金兵只好手持盾碑一步步往前挪动。袁崇焕见弓箭射不到金兵,就命令放滚木擂石。后金兵刚爬到一半就被砸得血肉模糊,惨叫声与木石滚落声混杂在一起。努尔哈赤又命令后金兵搬来撞车。

明太祖第一次北征沙漠之战

大明洪武三年(1370年)正月至十一月,大明帝国为肃清蒙古故元残余部队而进行的大规模统一战争。

明洪武元年(1368年)八月,元惠宗弃大都(今北京)北逃后,一直滞留在近塞地区,并多次举兵南犯,以图复辟,均被明军击败。元朝残余势力虽由此日渐衰弱。但在北方近塞仍盘踞若干要地。明太祖朱元璋为彻底消灭元朝残余势力。统一漠北(今蒙古高原大沙漠以北地区),遂遣军北征。明洪武三年正月初三,命右丞相徐达为征虏大将军,浙江行省平章李文忠为左副将军,都督冯胜为右副将军,御史大夫邓愈为左副将军,中山侯汤和为右副将军率军往征沙漠。对于北征沙漠的战略方针,朱元璋根据元主滞留塞外之和林(今蒙古乌兰巴托西南之哈尔和林),扩廓帖木儿驻兵定西(今属甘肃),不断南犯的情况,决定:“兵分为二路:一令大将军自潼关出西安捣定西,以取王保保(即扩廓帖木儿);一令左副将军出居庸关入沙漠以追元主,使其彼此自救,不暇应援。况元主远居沙漠,不意吾师之至,为孤豚之遇猛虎,取之必矣,事有一举而两得者,此是也。”并命大同指挥金朝兴、大同都督同知汪兴祖(张兴祖)等先期进攻山西、河北北部元军,以吸引元军注意力,策应主力作战。诸将受命而行。二月二十五日,金朝兴攻克东胜州(今内蒙古托克托)。三月二十三日,汪兴祖攻克武州(今山西五寨)、朔州(今山西朔县)。二十九日,徐达率师进抵定西。四月八日,大败元军于沈儿峪(在定西北),王保保逃往和林。五月初一,徐达分遣邓愈招谕吐蕃。自率大军南向攻克略阳(今属陕西)、沔州(今陕西勉县)、兴元(今陕西汉中),二十三日,回军西安。李文忠部出居庸关以后,于五月初,经野狐岭连败元太尉蛮子、平章沙不丁朵耳只八刺于白海骆驼山,再败元平章上都罕于开平(今内蒙古多伦西北)。五月二十一日,进逼应昌(今内蒙古阿巴哈那尔旗辖境),大败元军,缴获甚众。李文忠在回师途中还攻克兴州(今河北滦平),降其兵民3,69万余人。至红罗山(今辽宁锦州境内)又降其居民6000余人。十月初六,朱元璋命徐达、李文忠等班师回朝。

北京体育馆木地板新品种桃树儿童白癜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