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解密

浅论竹林七贤超脱的真实内蕴从社会现状角度浅析阮籍与秘康的怪诞行为

2019-05-17 00:06:48

论文关键词:竹林七贤[注: 竹林七贤是指魏末晋初的7位名士:阮籍、嵇康、山涛、刘伶、阮咸、向秀、王戎。他们在生活上不拘礼法,清静无为,聚众在竹林饮酒,纵歌。];阮籍;稿康

论文摘要:魏晋时期,战争频起,政权动荡。继曹不代汉之后司马氏[注: 司马司马,读音作sīmǎ(ㄙㄇㄚˇ) ,百家姓之一,复姓。源于西周,以官职为姓。西周始置,司马与司徒、司空并称“三有司”。]篡位,因朝中官宦立场复杂、心怀各异,司马氏以残暴血腥手段保护自己的统治。不管文坛还是政界,都弥漫着一种恐怖气氛。当时的有识之士大多不愿意违心仕晋,就选择一条归隐的途径,“竹林七贤”就是他们的杰出代表。其中领袖人物阮籍和秸康才华横溢、人品高洁、内心正直,不愿与当权者同流合污,尽力保持着自己的人生信仰。他们身处黑暗的政治环境,却不因此丧失生命的色彩。他们寻求精神自由以超出现实的痛苦和无奈,用自己精彩亮丽的生活方式给后人留下了千年美谈。

献帝建安十年(205),当时虽名为汉室,实则权归曹氏。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几十年间逐渐确立威名。三足鼎立之势虽延续数十载,后终究归于魏。曹王代汉,司马炎[注: 晋武帝司马炎(236年—290年),字安世,汉族。晋朝的开国君主,谥号武皇帝,庙号世祖。葬峻阳陵。-simayan]篡魏,朝代频繁更替却不逾百年。司马鳅崛起于魏室壮盛之初,朝中多魏之仕臣,而司马欲夺魏室,必定大开杀戮,以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

魏晋之际确是整个魏晋南北朝社会矛盾冲突最为尖锐集中之时。时期环境的险恶多变,使刚刚觉醒的士大夫[注: 士大夫旧时指官吏或较有名誉、地位的知识分子。在中世纪,通过竞争性考试提拔官吏的人事体制为中国所独有,因而构成了一个特殊的士大夫阶层,即专门为做官而读书考试的知识分子阶层。]阶层为其思想信念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晋书·阮籍传》中所谓“魏晋之际,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真实地反应了这一时期的社会现状。司马氏的成功夺权,使天下一时“名士减半”。“竹林七贤”恰恰生活在这一特殊的历史时期。虽然他们生存在最黑暗、残酷、虚伪的改朝换代之际,起初依然可以活得很萧洒。他们悠游山林、饮酒唱和、琴箫相谐、傲视世俗,为自己的诗意人生泼墨着色。司马氏的强权政治终究迫使他们分道扬镰,但竹林七贤却仍然最大限度地保持着自己的人生信仰和思想自由。他们所确立的名士风流,永远飘逸在士林的心灵世界,千秋不息。

为了摆脱当时的政治漩涡,一些清醒的有识之士渐渐阔别仕途,归隐林泉。其中,以阮籍、稽康为代表的在野名士集团“竹林七贤”,名重一时。《三国志·王集传》注引《魏氏春秋》说:y康)寓居河内之山阳县,与之游者何尝见其喜温之色。与陈留阮籍、河内山涛、河南向秀、籍兄子咸、琅娜王戎、沛人刘伶相与友善,游于竹林,号为7贤。”后来,阮籍、向秀等被迫人仕,但在一定程度上仍不失名士本质。

阮籍出身陈留着名士族,生于建安十五年(210),是魏时着名的“建安7子”之中阮璃的儿子。阮籍幼孤,不到3岁时父亲去世,由母亲抚养成人。阮籍自幼资质出众,8岁时已可成文,其族叔魏清河太守阮武曾赞美他“以为胜己”。《晋书·阮籍传》载:“(阮籍)容貌环杰、志气宏放、傲然独得、任性不羁,而喜怒不形于色。或闭户视书,累月不出,

或登临山水,终日忘归。博览群籍,尤好庄老。嗜酒,能啸,善弹琴。当其得意,忽忘形骸。”阮籍出身名宦,形伟貌丽,才华横溢,名噪一时。初仕于曹爽团体,然其慧眼早已识得曹爽之徒不能济事,故隐退之。后被司马氏笼络,因碍于政治压力被迫屈仕于司马。有记载表明,在阮籍的最后十几年中他亲眼目睹了司马氏的一次次屠杀,其惊骇恐怖程度可想而知。在阮籍的《咏怀诗》第33首中,逼真地表达了他当时的心情:“但恐须臾间,魂气随风飘。毕生履薄冰,谁知我心焦!”因而可知,阮籍在身心两方面都是极端痛苦的。但是,他的内心却又时刻保持着名士气节,不愿和血腥的当权者司马氏同流合污。他向往着信仰的自由和精神的超脱,但又不可能脱离现实政治的压力,因而他曾几度委婉地争取自己的自由精神空间。《世说新语·任诞篇》传曰:“籍放荡有傲世情,不乐仕官。晋文帝亲爱籍,恒于谈戏,任其所欲,不迫以职事。籍尝从容曰:‘平生曾游东平,乐其风土,愿得为东平太守。’文帝悦,从其意。籍便骑驴径到郡,皆坏府舍诸壁障,使内外相望,然后教令清宁,十余日,便复骑驴去。复闻步兵厨中有酒三百石,忻然求为校尉,于是人府舍,与刘伶酣饮。”阮籍视官禄为游戏,他不愿为官,也只好用另一种方式与之抵抗。

当时的司马氏血腥篡位,却仍然大唱“以名教治天下”的高调,给自己戴上儒教虚伪的面具。阮籍等竹林7名士明于世事,在政治以外仍保持着自己的超脱。《文选》卷21有撰:“阮籍嫂尝归家,籍相见与别,或以礼讥之,籍日:‘礼岂为我设邪?”’《世说新语·任诞篇》又日:“阮公邻家妇有美色,当坊酣酒,阮与王安丰常从妇饮酒,阮醉,便眠其妇侧,夫始殊疑之,伺察,终无他意。”阮籍在自己的私人生活中鄙弃俗礼、自我解脱,虽有尽车辙坳哭而返的痛苦,但亦有“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的排忧方式。他用自己的方式完成了对人生的升华。

如果说阮籍的政治态度较为谨慎,稽康则更加鲜明犀利。秘康生于魏文帝[注: 魏文帝曹丕(187~226),字子桓,三国时期著名的政治家、文学家,魏朝的开国皇帝。-weiwendi]黄初四年(223),小阮籍13岁。《三国志·秘康传》记载:“(稽康)家世儒学,少有俊才,旷迈不群,高亮任性。不修名誉,宽简有大量。学不师授,博洽多闻。长而好老、庄之业,恬静无欲,性好服食,常采御上药。善属文论,弹琴咏诗,自足于怀抱之中。以为神仙者,察之自然,非积学而至,至于导养得理,以尽性命,若安期彭祖之论,可以养求而得也……超然独达,遂放世事,纵意于尘埃之表。撰录上古以来圣贤隐逸遁心遗名者,集为传赞。”稽康之妻为魏武帝[注: 曹操-曹操(155年-220年3月15日),字孟德,一名吉利,小字阿瞒,沛国谯(今安徽省亳州市)人。中国东汉末年著名的军事家、政治家和诗人,三国时代魏国的奠基人和主要缔造者,后为魏王。]子沛穆王林孙女长乐亭主,因此稽康曾经仕魏迁郎中,拜中散大夫[注: 中散大夫 一、官名,简称中散。王莽时置,或作东汉光武置,掌论议政事,员额三十人。历代沿置。唐、宋为文散官,正五品上,为文官第十阶。],尔后一直拒绝司马氏的招用。秸康的朋友山涛升职后举荐他代己之职,稽康愤作断交书以示决心。书中公开批评当时权者“非汤武而薄周孔”,导致司马氏极为恼怒,后借吕安事件将稽诛之。稽康的个性比阮籍更加张扬与峻厉,这也致使了他一生坎坷。秘康与魏室通婚,在政治上也和曹氏关系密切。对司马氏篡位,他的立

场彻底倒向了曹氏。稽康曾作《太师篇)),《管蔡论》、((卜疑》等论,都触及对司马氏行为的指斥及表明自身不与之并世而立的志节。

稽康并没有以姻亲的便利作为自己显身扬名的阶梯,也不因司马氏的政治压力而屈身于仕途。相反,他却选择了另一种生活态度,修身养性,明志无为。他的《养生论》、《释私论》也表达了自己的志向。稽康不为官职所束缚,他超然地悠游竹林、鸣琴唱和,所以“京师谓之神人”。“康尝采药游山泽,会其得意,忽焉忘返。时有樵苏者遇之,咸谓为神。”秸康在《答二郭》中有云:“但愿养性命,终己靡有他。良辰不我期,当年值纷华……遗物弃鄙累,逍遥游太和。结友集灵岳,弹琴登清歌。”也是稽康对自己精神追求的表露。

秘康虽有志于养生,但司马氏的残酷使正直的他没法保持沉默。当司马氏贰杀曹髦以后,播康终究还是写下了《难自然好学论》如此峻切的篇章,公开嘲讽司马氏团体的虚伪说教,同时还非常尖锐地讥刺了那些名教礼法之士。他在文中有言:“今但愿守陋巷,教养子孙,时与亲旧叙离阔,陈说平生,浊酒一杯,弹琴1曲,志愿毕矣。”由此我们似乎可以看见在种种黑暗面前,秘康的铮铮铁骨和傲然不屈的伟岸风姿。他在痛苦中选择了超脱,因而诸多怪诞行动由此而生,这不仅是对丑恶现实的一种反抗,也是对自身的一种救赎。

稽康文采斐然、博学多闻,确是魏晋名士的佼佼者。《世说新语·容止篇》有云:,秘康身长七尺八寸,风姿特异。见者叹曰:‘萧萧肃肃,爽朗清宁。’或云:‘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康外传》注引:“康长七尺八寸,伟容色,土木形骸,不加饰厉,而龙章凤姿,天质自然,正尔在群形当中,便自知是非常之器。”秘康有这般形貌,“风姿开朗,天质自然,虽不修名誉,而名誉自来矣。”在竹林七贤中,稽康确是一道明亮夺目的景致。

秘康与阮籍是“竹林七贤”的领袖,从其游者还有阮咸、王戎、刘伶、山涛、向秀诸人,他们虽不似阮、播二人美姿博才,却也各有风致。“竹林七贤”大都喜纵酒,任性放诞。在那个荒诞的年代,他们以荒唐来对抗黑暗现实。他们是痛苦的沉醉者,也是大胆的反抗者。

竹林七贤能文能歌,溺于美酒,尽力摆脱现实,逍遥自在。在痛苦面前选择超脱,这是那一代知识分子的自我觉醒。他们不仅将自己的生活理想化、诗意化,而且为后世留下了灿若明珠的诗篇和经久不息的美谈。

治前列腺炎法是什么
吉林治牛皮癣的医院
牛皮癣治疗如何见效较快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