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文化

史上唯一从奴隶做皇帝的帝王刘知远是怎么死带

2019-01-14 13:18:00

史上唯一从奴隶做皇帝的帝王刘知远是怎么死的?

刘知远出生的时代,令人眼花缭乱。

那个时代流行赐姓改姓,那个时代流行干爹干儿子。那个时代是中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草根可以做皇帝,村姑或者糕饼店的女儿可以做皇后、皇妃的朝代。

今天你挨着主人的马鞭,心不甘情不愿的干活,或者在糕饼店前搔首弄姿,希望过路的哥哥们多买几块糕点。明天你就万万人之上,或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刘知远便是这个时代的一个异数。

刘知远出身微寒,又没有学历,听说还没有颜值,长的黑紫黑紫的,年龄大了,连媳妇也娶不上。急的去李三娘家提了好几回亲。每次都被大扫把赶出来了。“滚,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没镜子用水盆里的水照照,小心镜子给你照破了。”

刘知远并没有灰心。他知道,作为一个奴隶,一个长工,一个社会最底层的人,自尊心都是累赘。自尊心那玩意只能等功成名就了当装饰品,现在有啥用呢?

于是,刘知远趁夜深人静,叫三五工友一起,上李三娘家抢亲去了。就这样,媳妇到手。

媳妇到手后,肩膀上的又重了。媳妇也算是村花了,不能委屈了她。老给地主家打工没出路,得寻一条出路。

此时,正值五代十国混战,李克用、李存勖父子割据太原,李克用的养子李嗣源正在招兵买马,充实部队实力。这李嗣源就是李克用的养子,李存勖即位不久他就反了,蹬了李存勖,自己坐上龙椅。可见,养子多了是养虎为患。

当然,现在要讲的并不是李嗣源,而是与刘知远命运轨迹有着密切关系的石敬瑭。

征兵的时候,刘知远担心自己被卡在颜值或文凭上,结果没想到,不管丑俊,只要顶着个脑袋的就要。

刘知远兴高采烈地回家对李三娘说:“翠花,我被选上入伍了,从此后我们顿顿都可以吃肉,军饷还可以给你买胭脂水粉。”

三娘幽怨地看了他一眼说:“我只要你好就行,那些玩意没用。”

刘知远眼眶一热说:“他日我成事了,跟你一起富贵。”

石敬瑭跟李家什么关系?我们来顺一下,李嗣源是李克用的养子,李存勖是李克用的亲生儿子,石敬瑭是李嗣源的女婿。

石敬瑭这个人,人长的帅,鬼心眼多,早早就下注到李嗣源身上,当了他的女婿,等他登基了,自己就是驸马了。假以时日,不愁没有皇帝坐。

刘知远就是被分到石敬瑭手下。

一开始,他就是安安分分的把上级布置的功课做好,什么养马,喂草料,绘制个图表,做个PPT什么的,上司说改个题目,他就改个题目,上司说换个模板,他就换个模板。

有一天,转机来了。李嗣源的军队和后梁在黄河岸边打仗,石敬瑭也率领部队去了,打到德胜的时候,眼看就要被后梁的追兵追上了,这时石敬瑭的坐骑突然出现状况,马甲断裂。石敬瑭的心一沉,难道我就要枉死在这里?说时迟那时快,刘知远大喝一声(有点张飞的意思),追上石敬瑭,两人空中换马,刘知远骑着马甲断裂的马帮石敬瑭断后。

石敬瑭刚要热泪盈眶的感谢他不惜牺牲自己性命也要保全他的护主忠心,却发现他根本不用自作多情,因为那小子深熟悉马性,就算骑着断裂的马,也比他跑的快。

他们两个把马当飞碟开,终于突出重围。

后来李嗣源当了皇帝,石敬瑭马上将刘知远提升为马步军都指挥使。(这官听起来跟弼马温有点像。)

几年后,刘知远又一次救了石敬瑭。

后唐末年,李嗣源去世,李从厚继位为唐闵帝。说实话石敬瑭还算地道,李嗣源在位他一直隐忍,毕竟那是他岳父。李嗣源死后,他体内的洪荒之力就控制不住了。李从厚是谁啊?跟他有何关系?

李从厚也不厚道,一即位就忙碌着削藩。(他以为他是汉景帝呢)。结果一削,给了很多蠢蠢欲动的人“娘希匹的,老子反了”的鸡血动力。先是李从珂反了,石敬瑭喜刷刷喜刷刷的就随后赶到了,打着“保护皇帝”的旗号。从宫里逃出来的李从厚,见了石敬瑭,像找到组织,抱着大腿说:“姐夫,你可来了。”鼻涕都蹭在石敬瑭的战袍上。

石敬瑭迎风烈烈的站着,眼光邈远而深邃。“那你,进来吧。”

现在想起我是你姐夫来了?前一阵削藩削的,我以为你马上要削我呢!

他的态度李从厚倒是没察觉出什么来,但他身边的随从,脸色特别不好看,这时,刘知远登场了,他暗地里派出石敢跟随在石敬瑭身边。石敬瑭一看,哟,这小兄弟没见过,瞧着面生。他说:“嘿,小兄弟,多大了?虎头虎脑的,看着挺蛮啊!”

结果就是这小兄弟,袖子里藏着一把铁锤,暗地保护石敬瑭。果然,几句下来,随从怒了,拔剑要杀石敬瑭,小兄弟说:“来个饼子尝尝吧!”于是随从成了肉饼子。最后,李从厚挂了,小兄弟也挂了。石敬瑭又一次对刘知远感激涕零:“多亏了仁兄,我才又免于一死,可惜我已经没有女儿了,我该怎么谢你呢!“

当然,刘知远没想走女婿路线,但自此以后,他在石敬瑭面前,敢说别人不敢说的话,敢做别人不敢做的事。石敬瑭连儿子都不相信,只信他。

管理这门学问,还真是大学问。你既不能让下属觉得你对他猜忌,这样越发是祸端,又不能太信,信到自我膨胀,欲望膨胀,那一样是祸端。正确的做法是,让他以为你信,却保留警惕的余地。

石敬瑭有个特别没节操,特别丢人的典故,为了借助契丹的力量消灭后唐,坐上帝位,为了坐稳地位,当石敬瑭当上晋高祖时,认比他小十一岁的辽国国王耶律德光为父,自称儿皇帝。并且把幽州十六州割让给契丹。

别人没敢说话的,见了他都绕道走。实在要说话,就说:“圣主英明,为百姓不能生灵涂炭,兢兢业业,成就一代明君“之类的废话,只有刘知远敢说实话。

刘知远说:“对契丹称臣就行了,差不多就得了,何必还要认他当爹?还有,契丹没啥大出息,没啥野心,就是想要钱,给他们钱就行了,何必要割地?皇上,您一割地,性质就变了,等于把您家大门口都送给契丹了,

史上唯一从奴隶做皇帝的帝王刘知远是怎么死带

契丹等下来串个门,顺走个珠宝和女人,那不是轻而易举的吗?您的后宫不就变成他们的后宫了吗?“

石敬瑭一听,后果挺严重啊!

耶律德光也听说这件事了,心想,原以为西晋都是草包,没想到还有一个有见识的人。他拍着“儿子“的肩膀说:”我的儿,我看刘知远是个猛将,不错,人才,好好对他。“

就这样,刘知远和李三娘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每顿饭有肉吃,饭后可以散步,周末可以逛商场,买衣服不用看标签直接打包买下。

这样的日子其实应该知足了。可是命运偏偏青睐不思进取的人。让他们动荡,让他们不安,以磨砺他们的心志,增加他们所没有的野心,以便更好的折磨一个想要安逸的人。

石敬瑭也挂了,石重贵继位,继位之后就想刘知远提拔了,他被封为北平王,拜中书令。

中书令这个官吓死刘宝宝了,关键是他还不识字,他原以为混到有肉吃不用识字那么麻烦。更可怕的是,石重贵用人必疑,一边用一边疑。

后来,后晋灭亡,耶律德光率军一路难下,再度刷出存在感。刘知远本来对契丹就没啥好印象,等他占据帝都,刘知远派人递降表,看看汴京被他糟蹋成什么样了。后来他得到回报,果然,汴京被他管理的一片混乱。

刘知远可能是出于对故土的留恋,带上石重贵,复兴后晋。结果收获了后晋若干粉丝疯狂拥护,在疯狂的拥护中,石重贵丢了。听说被耶律德光掳走了。

人贩子太强大,还是不救了。现在城里也没皇帝啊,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于是刘知远坐上龙椅,年号也没改,还是石敬瑭的年号,天福十二年。这一举措颇得民心。

事实上,真相是这样的,想反对他的人也找不到理由,再也不用借助改元这件事逼逼事儿了。

所以说,事实上的权力才是最管用的,封号,荣誉,都没什么用。

刘知远在位期间干成两件大事。第一是抗辽。他看透契丹这个马背上的民族,没什么雄心大志,当皇帝还怕麻烦呢,他们就是想要钱。他做了这样的决策:禁止为契丹括钱帛;慰劳保护地方和武装抗辽的民众;在诸道的契丹人一律处死。

喜欢钱,去阴曹地府要吧。

做完这件事后,他就把都城迁回开封。建立了后汉政权。

第二件事,跟村花有关。现在是刘皇后。

李皇后的父亲要能活到她当皇后那一天,该多么愧悔难当啊,所以做人不能太势力,万一那小子发达了呢?

刘知远刚当皇帝就要打仗,哪有钱啊?国库连个金子皮都没有,怎么办?向百姓征税,征重税。

李氏谏道:“方今起事,号为义兵,民未知惠而先夺其财,殆非新天子所以救民之意也。今后宫所有,请悉出之,虽其不足,士亦不以为怨也。”(《新一笺心语一生梦五代史》卷十八《皇后李氏》刘知远纳谏,果然因做事谦虚一些此赢得人心。

百姓其实世界皆有定数的跟你是过好日子,不是跟你要饭的。你当皇帝了,百姓还没拿到好处,你倒先抢钱?要不这样,我还有点私房钱,先给你应急吧,你跟百姓说说,皇后就这么点银子了,成不成的是个心意,都会感激你的。

果然,后汉的公众号一夜之间加了上百万个粉丝,每一条信息后面都有留言和点赞。

刘知远在位时,耶律德光北撤了,后汉得到短暂的安稳,稳住了中原局势。但他能做的也就这些了。他在位只有一年,就体力不支了。刘知远所宠爱的太子、开封尹刘承训病死。刘知远也悲伤过度而病倒,一直不见恢复。临终前,他哭着对皇后说,没听她的话,早早立太子就好了,但是悔之晚矣。

公元948年正月,刘知远逝世,刘知远死后的庙号为高祖。有人说,他才是汉朝的祖先。听来倒是有趣。

更有趣的事,他还留下一段戏文,一场佳话。刘知远与李氏的爱情故事,被元人刘唐卿改编成《刘知远白兔记》南戏,流传千古,其中,李氏在戏中称李三娘,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

刘知远在位期间,由于太爱精简,经常把皇宫精简的差点就剩下他一个人,所以也没有什么妃嫔,倒是跟李皇后携手相伴,一直到老。

在五代政权纷争迭起的年代,有的人活成一个笑话,有的人活成一个传奇。一切都是命,一切都看造化。(原文来自静说历史的头条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手机管理软件报价
电动岩石钻机报价
餐饮学校培训中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