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文化

葛水平喜欢那些和时间一样长的文字

2019-05-17 15:35:23

《裸地》是葛水平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这部长篇小说延续了她书写女性的笔触,以及女性对特定历史的个人化关怀。这部作品讲述了从清末民初到土改这1动荡的历史时期山西省暴店镇的移民史和盖氏家族的兴衰史。

《裸地》写人与土地的是非

谈起新书《裸地》的创作缘由,葛水平说,“第一次下乡,见一山东逃难上太行的老人,他说:我爷爷挑着担子上太行山,一头是我奶奶,一头是锅碗家什,出门时是大清国,走到邯郸[注: 邯郸市-邯郸市位于河北省南端,地处东经114°03 ~40 ,北纬36°20 ~44 之间,西依太行山脉,东接华北平原,]成了民国。这句话陡然让我苏醒,一个掰扯不开甚至胡搅蛮缠的想法闯入了我的脑海,就写他们和土地的是非,写他们在物事眼前丝毫不敢清浊不分,写他们喝了面糊不涮嘴的模样,写他们铺陈在万物之上的张扬,那份好,是好到骨头缝里的畅快。甚么叫生活?中国农民与土地目不斜视的狂欢才叫生活。”

现在的写作人和读书人仿佛都越来越浮躁了。一部这样的乡土文学,会不会显得有些另类乃至与读者格格[注: 格格原为满语的译音,译成汉语就是小姐、姐姐、姑娘之意。在满语中原来是对女性的一般对称。而在汉语中出现时则大多:1是清朝贵胄之家女儿的称谓,2是皇帝和亲王妾室的称谓。]不入?葛水平说,写作不应该有忌讳。假设说现在的社会浮躁得找不见北了,这样一部作品谁都不会关注它的存在,这样一个背景下也就不能谈格格不入了。中国毕竟是农业大国,大量的农村生活应当进入文学,庆幸,现在还有一部分人受作家文化的影响,假如说真有格格不入的话,个人的文学禀赋一定要高于社会,并不是只描写外显的历史,还得从人性的精神和心灵上高度去写作。

乡土文学并不是一个新鲜词,它的出现可以溯源到鲁迅[注: 周树人(1881年9月25日-1936年10月19日),原名周樟寿(1898年改为周树人),笔名鲁迅,字豫山、豫亭,后改名为豫才。]的《故乡》。而上个世纪20年代,现代文坛上又出现了一批比较接近农村的年轻作家,他们的创作较多遭到鲁迅影响,以农村生活为题材,以农民疾苦为主要内容,构成所谓“乡土文学”。

葛水平认为,新的历史条件下,乡土文学还要继续发展,这个发展并不会因为城市化运动而变得没有了方向,相反,随着中国城市化规模的进一步加快和扩大,本来意义上的乡土生活不是失去了被表现的意义,而是出现了更大更为深入的表现意义和目标。葛水平说,“乡土是一切现代文明的起源地,从这个意义上说,乡土文学才是更具有历史意义的文学。”

最爱看《百年孤独》

葛水平说,“我喜欢那些和时间一样长

,能在季节交替中浏览出不同感觉的文字,顶顶重要的是它给了我创作豪情,给了我生活气象。最近枕边浏览的书只有路遥的《平凡的世界》。由于,我在改编电视剧。已经读烂了一套,又放了一套。”

哥伦比亚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也是葛水平的枕边书。她说,拉美作家采取那种带有魔幻色采的讲述乡土故事的方式对我也有启发,我想知道的是,与欧美国家对堕入工业文明后的人生的失望以外,这个世界的文学当中,还有哪些是能给我们气力和希望的。有意思的是,一边读着路遥的小说,一边读着远在地球彼岸的国家和民族的文学作品,我感到作家的内心当中似乎是有一种相通的情愫,那就是他们都希望看到的是,人类本质上的那种对待生存的态度及其情感。记者宋波鸿葛水平简介

葛水平,女,1966年生,现为山西长治戏剧研究院编剧。创作有戏剧剧本多部,曾出版诗集《美人[注: 美人,妃嫔的称号,起于东汉,止于明朝。《汉书·外戚传序》:“美人视二千石,比少上造。”《后汉书·皇后纪序》:“[ 光武中兴]又置美人、宫人、采女三等,并无爵秩,岁时赏赐充给而已。]鱼与海》、《女儿如水》,散文集《心灵的行走》。有中篇小说《甩鞭》、《地气》、《天殇》、《狗狗狗》、《喊山》等,小说被多家选刊转载。有人评价,葛水平是山西文坛的重要收获。

睾丸扭转疾病心理治疗方法
昆明治性病的医院
男孩子包茎及早治疗为宜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