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神话故事

冰与火之凛冬已至0753章无敌雷加陨落拂

2020-01-26 16:45:33

冰与火之凛冬已至 0753章 无敌雷加陨落·拂晓神剑身亡

(5千字)

*

“什么事?”艾莉亚从未听父亲详细讲起过在伊耿历281年——在赫伦堡——在春天里的这次大比武。

“赫伦堡的家族族长沃特·河安伯爵为自己的女儿请能工巧匠编织了一只装饰了蓝宝石的冬雪玫瑰花环,这个花环象征着爱与美的皇冠,由五个骑士负责守卫。在比武大会中,谁能最后夺得冠军,谁就有权力把爱与美的皇冠献给他认为全场最美的女孩子。如果冠军把桂冠赠给了一位已经有本家的女士,或者冠军已婚但没有把桂冠赠给自己的妻子,都会成为一桩巨大的丑闻。”

“自从有了比武大会以来,七国也只有六位女士获得了爱与美的王后的桂冠。上一届的爱与美的王后,是乔拉·莫尔蒙击败了竞争对手获得的冠军,他把爱与美的桂冠送给了琳妮丝·海塔尔。”

“乔拉·莫尔蒙?就是为了逃避父亲的追捕从而逃到了狭海对岸去的乔拉·莫尔蒙?”

“正是他。在他把王后桂冠献给琳妮丝·海塔尔女士的当晚,他就和琳妮丝·海塔尔同居了。”

“哦!”

“乔拉·莫尔蒙因为琳妮丝·海塔尔而超常发挥夺得了冠军,但他也因为琳妮丝·海塔尔而逃亡海外。”

“为什么?”

“琳妮丝·海塔尔是个非常美丽的女子,她养尊处优,生活奢侈,硬生生把乔拉·莫尔蒙拖成了一个穷光蛋。为了赚钱供琳妮丝挥霍,乔拉·莫尔蒙才做起了奴隶生意而被艾德公爵通缉。”

“我听说他和琳妮丝·海塔尔一起逃走的。”

“是的,他逃到海外做了佣兵,佣兵赚的钱可根本不够琳妮丝·海塔尔的昂贵开支。在海外不久,他就被琳妮丝·海塔尔甩掉了,女人跟一个商人走了,在他出去接佣兵任务的时候。”

“他娶了一个无法一起吃苦的女人。”艾莉亚说道,“不过你不用担心这一点,珊莎虽然配不上你,但她的心却很好,不会因为你今后没钱了就离开你。”

威尔哈哈一笑:“我今后没钱了,或者战争中残废了,珊莎不会离开我?”

“没钱了不会,但是残废了的话,我就不知道了。珊莎喜欢英雄,如果你不是英雄了,我估计她无法接受。”

“你的意思她会和我离婚?”

艾莉亚沉思了一会:“我不知道,她虽然是我的姐姐,但我一点都不了解她。我在背后这样说她可不好。不过你放心,你是我的朋友,不管你今后变成什么样,我都会管你的。”

“残废了也管我?”

“不管你变成了什么,只要你还活着,我都会管你。”

威尔侧脸看艾莉亚,小姑娘说得理所当然,毫无城府。

她说的是真的!

威尔心中一暖。

他第一次有了在这个世界上有亲人的感觉。

艾莉亚很义气。

威尔呵呵一笑:“看起来我运气比乔拉·莫尔蒙要好太多了。珊莎的美可不比琳妮丝·海塔尔差,同时我还得到了你这个小朋友的友情。”

“乔拉·莫尔蒙现在一定过不下去了吧。琳妮丝·海塔尔的离开,对他的打击一定很大。”

“是的。琳妮丝·海塔尔抛弃了他之后,他就一直想得到回国的赦免。于是他成了八爪蜘蛛瓦里斯在狭海对岸的小小鸟,靠出卖情报给瓦里斯来换取国王的赦免机会。现在的乔拉·莫尔蒙跟在了丹妮莉丝·坦格利安身边,他爱上了丹妮莉丝。”

“真的吗?”艾莉亚眼睛发出亮光。

“当然是真的,因为丹妮莉丝长得很像他的前妻琳妮丝·海塔尔。”

艾莉亚瞪大了眼睛。

“别这么惊讶,我说的都是真的。”

“嗯哼!”

“你知道你长得像谁吗?”

“像谁?”

“莱安娜·坦格利安。”

“你又没有见过我姑姑。”

威尔嘿嘿一笑:“我见过。”

“你怎么可能见过?你也去过赫伦堡比武大会?”

“那么盛大的比武大会,全国的贵族都全部到场,作为一个盗贼,就好像一个流浪歌手一样,怎么可能缺席?”

“我姑姑不可能长得像我一样,我可一点都不淑女。我听父亲说过莱安娜姑姑很喜欢花,特别是临冬城内生长的冬雪玫瑰。但我一点都不喜欢冬雪玫瑰,我什么花都不喜欢。”

“哈哈。你只要留起披肩长发,穿上精美的裙子,化上淡妆,涂上唇红,走路像珊莎那般典雅端庄,你就是一个莱安娜·史塔克。”

“你嘲笑我?”艾莉亚皱起眉头。

“我可没有取笑你。在十八年前的那场比武大会上,有三个人轰动了全国。第一个就是连续击败三家骑士并抗拒王命从比武场上直接逃走了的笑面树骑士。他的逃走直接气走了伊里斯·坦格利安国王退出了观看比赛。”

“第二个人就是连续击倒青铜约恩·罗伊斯伯爵、野狼布兰登·史塔克、拂晓神剑亚瑟·戴恩爵士、最后决赛中击倒巴利斯坦·赛尔弥爵士的雷加·坦格利安王子。他最后夺得比武大会的长枪冠军,从五名守护骑士的阵中走过,从河安伯爵的女儿头上取下那顶象征爱与美的王后桂冠——在众目睽睽下把桂冠放到了莱安娜·史塔克的膝头上,在那一刻,全场安静,仿佛时间停止。他和莱安娜·史塔克的名字随即在几天内轰动了全国。这次的事件,为一年后的篡夺者战争埋下了隐患。”

艾莉亚沉默不语。她并不清楚战争的前应,她只知道战争的结局。

“一年后,雷加·坦格利安带着御林铁卫拂晓神剑亚瑟·戴恩爵士和奥斯威尔·河安爵士在河间地邂逅后了出来游玩的莱安娜,但我宁愿相信那是两人约好的相见。随后,雷加和戴安娜就此失踪。两个人失踪的真正原因,是莱安娜已经怀上了雷加的孩子。”

“琼恩·坦格利安。”艾莉亚说道。

“是的。雷加和莱安娜失踪后立即传言四起,其中传得最为广泛的说法是雷加掳走了莱安娜。莱安娜失踪的消息传到了正赶赴奔流城迎娶凯特琳·徒利的布兰登·史塔克耳中,野狼布兰登马上从迎亲路上改道直奔君临。在四个同伴——谷地世子艾伯特·艾林(琼恩·艾林的侄儿,谷地的继承人,当时琼恩·艾林没有后代)、凯勒·罗伊斯(谷地罗伊斯家族)、杰佛里·梅利斯特(河间地海疆城)和布兰登的侍从伊森·葛洛佛(狼林森林堡葛洛佛家族,家徽是铁甲钢拳)的陪同下,布兰登闯到红堡门外大声喊叫雷加出来决斗。”

“他不是雷加的对手!”艾莉亚并没有忘记比武大会上雷加击败了布林登·史塔克。

“雷加不在君临,疯王却在,伊里斯二世立刻以“意图谋杀王储”的叛国罪名将布兰登一行人逮捕,并渡鸦传讯给每一个随行人的父亲紧急进京为子辈辩罪。瑞卡德·史塔克等人到达京城后,疯王不由分说马上下令将所有人处死。瑞卡德公爵不服,要求比武审判,疯王答应了。”

“嗯,这些事情我基本上也听说过。”艾莉亚说道。“疯王言而无信,宣称代表王室的武士是烈火,随后让人将爷爷绑起倒吊在一盆野火上烧烤。同时被反绑双手的布兰登脖子套在一个泰洛西的绞刑架上,在他面前故意放了一把长剑。疯王说只要布林登能拿到长剑就可以砍断瑞卡德的绳子救下父亲。布兰登拼命向前走想要拿到剑救下我爷爷,结果他脖子上的绳子根本不够长,他最后被自己用力活活的勒死了。”

艾莉亚住了口,这故事太惨烈。威尔偷眼看艾莉亚,艾莉亚神态自如,只是眼神很冷。

布林登被勒死后,瑞卡德也被烧死,他的随从其余众人也都未经审判被疯王下令烧死。唯有伊森·葛洛佛被疯王留下作为见证关进了红堡的黑牢,直到篡夺者战争胜利后艾德·史塔克带兵闯进了王座大厅,伊森·葛洛佛才被从黑牢里放出来。

伊森·葛洛佛出狱就加入了艾德·史塔克的队伍。之后,他成为了奈德前往极乐塔营救莱安娜的同伴。他在极乐塔与三名御林铁卫成员的战斗中牺牲。

疯王烧死众人后并不肯就此罢手,他在得知莱安娜的二哥艾德·史塔克和未婚夫劳勃·拜拉席恩当时都正在谷地领主兼东境守护琼恩·艾林公爵手下做侍从时,疯王飞鸦传书命令艾林公爵献出两人的人头。

没有孩子的艾林公爵一直视两个养子为自己的亲儿子,艾林公爵忍无可忍,召集封臣起兵反叛,北境、风暴地和河间地随即响应,七大王国一下子反了四个,篡夺者战争全面爆发。

战争初期,疯王以为起义军不堪一击,很快就会被镇压掉。然而在首相琼恩·克林顿于鸣钟之战因为不肯伤害平民而惨败后,四路起义军成功会师,局面开始大逆转,而这个时候,雷加依然失踪状态。

太子雷加与亚瑟·戴恩、奥斯威尔·河安两名铁卫(都是王室军高级首领)下落不明,军队群龙无首。焦急万分的疯王随即派遣铁卫队长“白牛”杰洛·海塔尔爵士出去找人。不久雷加单枪匹马出现并接管了平叛军队。

雷加回来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劝说父王答应西境泰温的一切条件,放下身架去向西境守护泰温·兰尼斯特求援。

第二件事情,雷加率军北上与起义军决战。40000保皇军与35000起义军在三叉戟河的渡口遭遇并发生会战,雷加在与劳勃单挑对决时不断刺中劳勃,逼得劳勃连连后退。当他最后长枪贯穿劳勃身体的时候,也被孤注一掷的劳勃以两败俱伤的打法一锤击中胸口,一锤换一枪,雷加倒进了河水中,瞬间被河水淹没。

雷加战死,王室军随即溃败,起义军大获全胜。雷加战死的河滩成了现在著名的红宝石滩,他胸口铠甲上的数百颗红宝石也落进了水中。

一直坐山观虎斗的泰温·兰尼斯特公爵终于答应了疯王的条件出兵东进向君临赶来勤王。因为劳勃在与雷加的对战中身受重伤,艾德·史塔克接管了起义军指挥权并带领部队全力奔袭君临,以便在西境援军到达前拿下京城。

艾德军在国王大道上和在黄金大道上的西境军展开了急行军,双方都想要赶在对方之前到达君临。

当艾德到达君临之时,他终究慢了一步,泰温大军已经入城。

勤王的西境军在城中突然反水,对君临进行屠城。疯王死在了贴身铁卫詹姆·兰尼斯特剑下,除了早已出逃的蕾拉王后(当时怀有丹妮莉丝)和二王子韦赛里斯·坦格利安以外,所有王室成员均被残忍的手段杀害。

这件事情令艾德和兰尼斯特反目成仇。

随后赶到的身上有伤的劳勃在西境军表示倒戈效忠后被拥立加冕为国王,但是重视荣誉的艾德无法接受劳勃赦免兰尼斯特家族对坦格利安家孩童的残杀,更无法容忍弑君者詹姆继续留在铁卫效命,他与劳勃发生了两人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决裂。

眼看两兄弟就此恩断义绝,养父琼恩·艾林也站在劳勃一方对艾德·史塔克进行劝解,艾德一怒之下只身带领部队前往南方收拾战场。在帮助史坦尼斯·拜拉席恩解除了被围困了一年多的风息堡之围后,艾德在霍兰·黎德、威廉·达斯丁、伊森·葛洛佛、马丁·凯索、席奥·渥尔和马克·莱斯威尔六个同伴的陪同下继续在南方寻找自己的妹妹。

在多恩北部赤红山脉的亲王隘口上,他们发现了一座小石塔——极乐塔。莱安娜正在塔中,而塔外有三名御林铁卫驻守——之前被疯王派去寻找雷加的铁卫队长海塔尔爵士、奥斯威尔·河文爵士以及雷加的挚友“拂晓神剑”亚瑟·戴恩爵士。

在艾德好言相劝对方撤退遭到拒绝后,双方发生了激烈战斗。

因为是为了救自己的妹妹,艾德拒绝了拂晓神剑提出的一对一的决斗战书,七个人一起出手,其中三个人围攻拂晓神剑一人,另外四个人围攻对方两人,在以人数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两个战团同时进行惨烈厮杀。

当艾德这边还剩下四个人的时候,对方只剩下了拂晓神剑亚瑟·戴恩一人。

四个人围攻拂晓神剑,但却被亚瑟·戴恩接连杀死两人,最后剩下了负伤的艾德·史塔克和几乎动不了的霍兰·黎德。

而亚瑟·戴恩只是肩部轻伤。

*

亚瑟·戴恩爵士的拂晓神剑名号源自他的双手巨剑“黎明”,这是一柄由陨铁铸造的双手巨剑,沉重异常,锋利无比,丝毫不逊色于瓦雷利亚钢剑。

亚瑟·戴恩的功绩数不胜数,其中之一是剿灭了匪帮御林兄弟会。他为百姓并率军剿匪,因此深受百姓爱戴。最终,他在决战中击杀了臭名昭著的微笑骑士,一举将兄弟会铲除。获胜后,他亲自将詹姆·兰尼斯特册封为了骑士。

他曾在风息堡的比武大会中迎战王子雷加·坦格利安,酣战中亚瑟先后折断了十二根长矛最终惜败。赫伦堡比武大会上,他再次在长枪比武中被雷加王子所击败。

在剑术上,雷加不敌亚瑟;但在长枪上,雷加要强亚瑟那么一点点。

戴恩素来受人景仰,这不仅因为他的剑术冠绝,亦缘于他的善良、正直和高贵。

*

艾德在明知无法战胜亚瑟·戴恩的情况下鼓起勇气和亚瑟决斗,但两个人的武艺悬殊太大,艾德的剑不断被亚瑟·戴恩打掉,手臂,大腿,小腿和背部被亚瑟一次一次的割伤,每一次亚瑟的剑顶上艾德的咽喉的时候,亚瑟都会停手走开,示意艾德捡起剑来继续。

不知道是天意还是亚瑟明知道坦格利安王朝已经覆灭,他的挚友雷加已死,所以他其实已经萌发了死志。

在艾德和亚瑟·戴恩再次激斗中,倒在地上一直没有动弹的霍兰·黎德坐了起来,并悄悄抓起了一把长剑,当亚瑟后退的时候,霍兰的长剑刺穿了亚瑟的右腿。

亚瑟圈转长剑打飞霍兰·黎德手里的长剑,再回头来斗艾德的时候,艾德的长剑顶上了他的咽喉。

亚瑟丢下手里的长剑,单膝跪下,他的右腿已经无法站立,面对艾德,露出了他那潇洒不羁的著名微笑:“来吧,艾德!”

“我不杀你!”艾德说道。

“别羞辱我的荣誉,艾德。”

“你可以回到自己的星坠城,或者继续做王座大厅的御林铁卫。你有这个资格。”

“我的王已死,我的国已亡。艾德,能死在你的手上,是我的荣幸。我只求你一件事。”

“请吩咐!”

“我死之后,请把这把‘黎明’剑带回我的家族,带到星坠城。”

“好,我答应你!”艾德握剑的手暴起青筋。

*

亚瑟倒进血泊中后,跑上塔的艾德发现了躺在“血床”上的妹妹。莱安娜发着高烧,体力虚弱,气若游丝,眼中满是恐惧。在看到哥哥后,莱安娜的恐惧一扫而空。

“艾德,答应我,给我一个承诺!”

泪水迷糊了双眼的艾德点头答应。

莱安娜微笑着紧握哥哥的手就此离世,年仅16岁。

当霍兰·黎德挣扎着走进极乐塔的时候,他看见在艾德的怀抱里,有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这就是后来饱受人歧视的私生子琼恩·雪诺——他的真名琼恩·坦格利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版阅读址:

北京京都医院口碑怎样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海南白癜风治疗需花多少钱
长治治疗癫痫病最新方法
枣庄市男科医院在哪里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