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文献

北周五佛西安碑林的镇馆新军图

2019-05-18 13:30:06

佛像之一

步入西安碑林博物馆新石刻艺术馆,迎面而来的庄严、肃穆,会让你不由自主地驻足凝望,5尊大型佛像呈一字状整齐排列,那些历经沧桑的石刻造像穿越时空亲切地与你对话,无论是菩萨嘴角的微笑,还是各式的姿势,也或是残缺的脸部,都似乎在向人们发出智慧的光芒。宽池法师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些造像今天能展出,十分难得,不管他们安奉在哪里,都展现的是佛法的伟大。这就是“北周5佛”,他们因为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被发现,同时又由于修造于北周大象2年(公元580年),而得此名。

宝物如林的西安碑林博物馆,是“国内最值得去的50个地方之一”。其馆藏的开成石经、昭陵六骏浮雕、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等等,无一不是备受赞誉的“镇馆之宝”。“北周五佛”缘何受到碑林人的特别宠爱呢?

从它们的重现到被西安碑林博物馆收藏,从唯一缺失的佛像底座的“失而复得”到集体完善亮相,都充满了一个“奇”字,同时,还有更多扑朔迷离的疑团有待后人的研究和破解。

推土机下五尊大佛集体面世

2004年5月1日,是一个值得记念的日子,就在那一天,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湾子村一个砖厂的工人用推土机取土时意外发现了距今1400多年北周时期的5尊大型佛立像和四件佛像莲花狮子佛座,这一发现将日后世人的赞叹目光齐聚西安碑林。

出土的这五尊佛像高度都在两米左右,其中最高的一尊达2.46米,他们埋藏于靠近山崖的窖穴中,穴口东西长3.8米,南北宽2.9米,深约4米。四尊佛像呈立姿埋于土中,一尊佛像头向下扑倒于穴底。5尊佛像和四件佛座安放有序,保存完好。从佛像体表残留的痕迹来看,当初都彩绘贴金。佛像脸部刻画细腻,尽显法相庄严。他们或褒衣博带,或通肩大衣,右手施无畏印,左手牵握袈裟靠于腹部,整体造型敦厚简练,佛像形体饱满,面相丰圆,表情肃穆凝重。其中4件佛座雕刻精美,独具匠心。基座上部四角雕狮、象,栩栩如生。

这1场景震惊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宝物何去何从成为大家争辩的焦点,由于当时村里的经济状况比较落后,想依托宝物发财的人比比皆是。但念及文物流失带给国家的损失,时任村长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迅速通知了文物局的相干人员,将这一罕见的群体佛像无偿捐赠给西

安碑林。

为迎接群像入住,西安碑林同期举行一场“盛世佛光”的剪彩仪式,用极高的规格喜迎群像。同时也是考虑村中的实际困难,经研究,博物馆决定拿出10万元作为奖励帮助村中修路致富,如今所修的公路在帮助村民脱贫致富的同时,也成为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佳话。直至本日,谈及当日发掘现场和剪彩的盛况,现任馆长赵力光仍然感慨万分。

至此,北周5佛已找到了最好的归宿。

捐赠的底座与佛像完全吻合

在地下沉睡千年宝物的回归,为碑林增色不少,遗憾的是当时碑林原有的老石刻艺术馆由于面积较小,只能收藏和展现少数石刻文物,陈列展现的多为陵墓石刻,其他大量的石刻文物、珍贵古籍和书画文物寄存在库房,再加上新出土的5尊佛像其中一尊底座遗失,只能扑倒而放。因此,长期以来北周5佛可谓是“养在深闺人未识”。如何才能为这座佛身找回丢失的佛座,让五尊巨像重新齐立在众人面前,成为每一个碑林人关心的话题。时间就在这漫长的等待和煎熬中一天天地度过。

无独有偶,贾平凹文学艺术馆馆长木南说:“我比较喜爱收藏,2008年从长安区购买了一件覆莲纹青石佛座。听说这件佛座的佛造像在碑林博物馆收藏,就想捐献给碑林博物馆。”不久以后,碑林博物馆副研究员马骥到贾平凹文学艺术馆参观时,被木南收藏的这件底座吸引了,“该底座从造型到风格,均与缺失底座的佛像一致,显得十分珍贵。”2009年9月16日,木南将这件青石佛座,无偿捐献给了碑林博物馆。

这一次偶然的发现,竟然成绩了一段难解的佛缘,原来所捐赠的底座与佛身完全吻合。最终经过西安市碑林博物馆文物保护和修复人员几个月的努力,五尊佛像均已修复完毕,自此北周五佛揭开了神秘面纱,完善地展现在众人眼前。

铭文提供了断代标尺

这批北周大型佛教单尊造像的集中出土是中国佛教考古史上的一次重大发现,一经报导,就引起了国内外专家学者的极大关注,认为其价值可与山东青州发现的北齐窖藏佛造像媲美。北周五佛立像座造型也很精美,在有限的空间中剔地、线刻、浮雕等多种手法交错使用,显示出南北朝时期熟练的雕刻技艺。当我国台湾中台禅寺开山惟觉长老一行访问西安碑林博物馆看到“北周五佛立像”时,连声说,这是无价之宝、镇馆之宝。

那末,碑林人为何对“北周五佛”宠爱有加呢?首先,此次出土的五尊佛像,是考古史上首次发现的大规模群体造立像。文物体量大、藏品等级高,而且均为首次公开展现,在全国同类展品中具有重要研究和艺术价值。佛像是武帝大规模灭佛以后,新继位的宣帝恢复佛教后所建造,对研究这1时期的佛教历史提供了重要参考。

其次,对北周的造像艺术研究有着重要作用。西安碑林博物馆馆长赵力光在接受采访时指出:风格一改北魏的秀美清秀,非常健美,头比较大,脖子也比较粗一点,代表了北周时期的典型风格,对以后隋唐佛像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最后,与佛像同时出土的4件莲花狮子佛座,其中1尊佛像座上刻有《大象2年》(580年)铭文。目前出土的大型立佛数量很少,有明确纪年的更少,所以这座佛像基座上的发愿文,可以说是弥足珍贵,它不但告知我们这尊佛像准确的雕刻时代,还为这批珍贵的石雕佛像的断代提供了标尺,对佛像的研究有很大的帮助。此外,北周五尊菩萨立像璎珞遍体花冠独特,皆国内罕见之艺术珍品。

至于这五尊佛像因何而修造?修造之初供奉何处?又缘何一起埋藏于此?一直以来致力于“北周五佛”研究的赵力光推测,可能是出于某种保护的目的,但究竟是什么样的目的,由于缺少直接的史料证据,至今依然是一个谜。他表示,围绕“北周五佛”的研究,每个新疑团的破解,都会在考古界、艺术界、佛教界,引发新一轮的轰动,这也正是它们的魅力所在。

抚州性病医院
男性阳痿怎么样医治
贵州最好的尿道炎专科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