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文献

渺渺仙途第四九章施救

2020-01-26 16:15:46

渺渺仙途 第四九章 施救

片刻后,他霍然转身,便是有人算计也顾不得了,反正不知几位已经算计过了,再来一位,也是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楼下一个少女,手持长剑,看样子颇为古朴,叶君生一瞥之下,就已然察觉这少女修为大致是初入玄胎。

少女前方还跪着三个大汉,不停地叩头求饶,为首的说道:

“用易胎幻形骗大小姐的是玄素宗的彦书彦公子啊,我们也是被迫的。”

“哼,”少女冷哼一声:“什么彦书彦公子?你们以为搬出玄素宗我就会怕吗?先杀了你们,再回家叫爹爹去请西明寺的高僧,一齐去玄素宗讨个公道。”说着,长剑飞扬,横斩而去。

眼看就要血溅五步,少女拿剑的手却不自觉的抖动一下,身子猛地一震,一双清澈的大眼四处张望,口中说道:“是谁?出来,躲躲藏藏偷施暗算,算什么本事。”

一个白衣青年应声从门口走进,他看上去约莫三十余岁,相貌英俊,仪表潇洒,手拿折扇:

“我就是你口中什么彦书彦公子。你。。。”

还不等他说完,少女面露愤恨神色,手中古剑金光一闪,剑鸣声竟似僧侣闭目念佛,直点彦书咽喉。

彦书折扇一收,清脆的声响中,拨开古剑,倏然飞进,折扇一敲少女脑袋,口中笑道:“方二小姐,被我取了脑代咯。"

方琳排行老幺,自小备受宠爱,自然是骄纵无比。莫说如此调戏轻薄,就连点委屈也没受过,当下面颊一阵晕红,又羞又怒,口中吒道:“我与你拼了。”毫不犹豫的驱动古剑回转,反手就是一剑挑出。

少女自附这一剑虽不是什么绝招,但是含怒而发,剑势凌厉,彦书想接下也是不易。却没想到,彦书故技重施,又用折扇拨开古剑。

方姓少女双目圆瞪,不管不顾,很扑过去,俩人战成一团,一时间身影纵横,从场面来说,好似相持不下。

眼下看似平手,但方姓少女无论是从经验,还是修炼功法看,显然还不足与彦书抗衡,不出几合,若无意外,必然落败。只不过。叶君生撇撇嘴。“西明寺的和尚,这是一种习惯吗?”

果然几个照面下来,方姓少女再无先前的从容,被彦书逼的步步后退,已无还手之力,只有招架之功。

“阿弥陀佛。”

一声佛喧,一道金光划过长空。

千钧一发之际,彦书身形急转,收身掠到酒楼之上,背后一痛,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从肩膀延伸。低头瞥了一眼,原先地上点点红渍。右手轻点,止住背后流血:

“西明寺的和尚还是这般无耻。先吸引对手注意力,在趁人不备,偷施暗算。”

“阿弥陀佛,施主刚刚不也这般,贫僧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大和尚双手合十,言语间风轻云淡,一般悠然:“施主造了偌大罪蔑,我佛有慈悲之心,不如随贫僧回西明寺,日夜为你超度如何?”

“普嗔师兄,跟这种奸、淫妇女的恶棍费什么话。杀了了事。”

方姓少女移步到普嗔边上,看着彦书满脸厌恶。

彦书用手捂着嘴,咳肃几声,看了手心,殷红的血液在上。体内点点佛家禅力遍布,真元流转不畅,他明白,普嗔全力偷袭,已经对他造成了重伤。

看着折扇上的五采丝绳,微然一笑,扇页张开,轻轻扇风,一派悠然自得,似乎对自己生死之事不以为意,

“木兰花·拟古决绝词柬友?”此处正好看见彦书折扇上的词句,叶君生好奇一望,顿时有些愕然。

彦书冷笑:“你若有慈悲心,就该好生在寺里呆着诵经念佛,莫出来惹事生非。再者,我有何罪蔑?说来听听。”

普嗔叹道:“施主身、口、意皆有罪业,真该守斋念经,修行转念。”

彦书又是冷笑:“啰嗦这么多,还不是为了看我伤势如何。貌似慈善,实则卑劣。折扇指着普嗔,要打便打,那来那么多废话。”

“阿弥陀佛。”

普嗔突然合掌唱声佛号,接着取出金刚杵,直朝彦书肚腹戳了过来。

彦书一怔,双眼迷茫,恍若被佛号所摄,待普嗔近身,手腕瞬时一抖,扇面展开,如同暗器一般,回旋翻飞,倒射向普嗔。

折扇凭空卷起一股黑色旋风,凌厉异常,比之剑芒丝毫不逊。普嗔抽身回撩,金刚杵脱手扔出。

彦书如鬼魅般,避过金刚杵,荡向普嗔,左掌陡然亮起一道暗光,轻轻巧巧的拍向普嗔。

普嗔尚在空中,不好闪避,无法只得硬抗,佛门禅力汇聚手上,两两对掌,胸口一闷。借着身法卸去部分掌力,荡出三丈开外。

心中暗惊:“没想到他伤得如此之重,还能有如此战力。”

彦书却丝毫不停歇,莆一落地,折扇转回在手,折扇合拢,黑色旋风化成剑样,直刺向普嗔

普嗔暗付,“不过他此时只是凭一口气,贫僧当与他游斗。待此气泄了,就任由贫僧宰割了。”

他双手摆出个法印,口中吐出一字,。

空气震荡,不动明王出现在普嗔身后,双目炙炎似火,面无表情的紧盯着彦书。

出乎普嗔意料,这一剑丝毫威力也无,彦书受不动明王反震之力,吐血倒飞。

彦书大笑:“多谢相送。”他原来是借明王之力翻飞而去,脱离此地。

“想走。”

方姓少女手中古剑佛光剑气激荡,快速的刺向彦书。

“铛。”

不知那来一道剑罡,把将要触及道彦书的古剑震偏。剑势一顿,第二道剑罡又出。方姓少女身子一顿,连退数步。

“不知何方高人,可否现身一见。”

普嗔双手合十,低头闭目,身后不动明王,却是一目谛观,威怒猛焰,就要朝彦书扑去。

破空声响起,第三道剑罡直接湮灭不动明王。随即又有破空之声。

普嗔耳朵一颤,立即停下动作,面色十分难看。

旁边地上多了两个小孔,刚才若是按他心中计划,不动明王为诱饵,自身跑去灭杀彦书,这两个小孔,怕是要出现在他身上了。

叶君生眼眯了眯,左手垂下,飘然下了酒楼。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可以做口腔科吗
长沙市精神病医院
海南著名的癫痫病医院
长治治疗龟头炎方法
郑州手术治疗牛皮癣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