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中国历史

东方红演出与原子弹试爆同日献礼之谜

2019-06-07 22:53:24

  “同志们,不要跳,再跳楼板就要塌了!”周恩来话音刚落,3000多人中间也像丢了颗原子弹,全场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
  
  1964年10月16日,中国西北的大漠深处,一项代号为596的神秘产品,经过3年的研制,将进入最后的实施阶段。
  
  一个庞然大物在宁静而神秘的大漠夜幕中,被缓慢地升到100多米的铁塔上,这就是中国自己研制的第一颗原子弹。它像一头沉睡中惊醒的巨兽,直立起高耸云天的身躯,眺望着一轮红日浮出地平线。
  
  铁塔顶端的技术人员正在进行最后紧张地调试,他们有条不紊地把仪器的指示数都记录下来后,迅即撤往23公里远的试验现场控制室。
  
  渐渐地,指挥大厅的大钟指针接近15点,好像下达了一道无声命令,刚才还熙熙攘攘的指挥大厅一下静了下来,每个人的心都揪了起来,随着倒计时的读秒声而快速的搏动着:10、9、8、7……读到“0”的时候,总指挥一声令下:“起爆!”
  
  顿时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腾空而起的橙黑色云团覆盖了人们的视线。大地好像裂开了一样,不断喷射云团,涌动的蘑菇云越来越大,越来越高,不一会,平坦的大漠上便腾升起一座火山。
  
  激动的欢呼声席卷了整个指挥部,指挥员和技术人员此时此刻都感到浑身发抖般的激动。大家意识到核爆炸已经成功了!接着,着名科学家王淦昌又用科学的数据作了肯定的回答。
  
  几个小时之后,防化兵进入当初铁塔耸立的地区,现场测试结果证明这是一次完全合格的核爆炸。
  
  19时30分,在现场指挥的张爱萍将军向周恩来报告这一消息。消息传来,正是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在人民大会堂作最后的演出。
  
  大型史诗《东方红》是为国庆15周年献礼的一项文艺大工程。不仅调用了部队所有文艺单位,还调用了地方系统的专业、业余文艺团体参加,参加演出达3000多人,这大概是建国以来最大的一次文艺大聚会。从10月2日第一次在人民大会堂演出,到16日结束,共演出了14场,场面之大,演员之多、气势之宏,轰动了整个北京城。
  
  《东方红》演出结束后,大家又兴高采烈相聚在大会堂里等候中央领导人接见,共同庆祝演出取得圆满成功……当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等领导人走进会场中心时,四周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这掌声充满了对领袖的热爱和敬仰。
  
  周恩来笑容满面走到麦克风前,他先用双手向大家作了个停止鼓掌的动作,然后用带着快意的双目环顾一周,才开口说话。
  
  站在离周恩来不远的新华社摄影记者杜修贤突然发现今天总理神情有些异常,显得十分激动,这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
  
  “今天正式开会前,主席让我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但是我要提3个要求,第一,大家不要跳,大会堂的楼板会承受不住的。第二,大家不要高呼口号,我的耳朵会受不了的,第三,注意维护会场秩序……今天我国西部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
  
  周恩来话音刚落,3000多人中间也像丢了颗原子弹,全场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有人开始蹦跳起来,接着更多的人也跳动了起来,后来所有的人像起伏的浪头不断跃动,欢呼叫声似巨响的浪潮在大厅里发出轰鸣声……
  
  这时杜修贤才骤然明白总理今天为什么这么兴奋、这么激动!他赶忙按下手中的快门,这激动人心、令人难忘的历史瞬间立刻变成了永恒的画面。
  
  周恩来见人们的情绪失去了控制,不由地着急起来,对着话筒大声喊,“同志们,不要跳,不要跳,再跳楼板就要塌了,我再说一遍,大家不要跳!”
  
  这个在接见《东方红》演职员前的插曲,将会场气氛推向史无前例的高潮,所有在场的人只有一个感觉,作为中国人,此刻是多么的幸福和自豪!虽然原子弹爆炸场面在万里之外的大西北,但相信,所有人的心灵都感受了它强烈的冲击波和震撼力。这是中国人期待了一个多世纪的“蘑菇云”!是一代又一代中华民族侧耳凝听的惊雷!
  
  蘑菇云冉冉腾升翻动的时候,莫斯科的电波又送来一条新闻--苏共第一书记、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赫鲁晓夫被解除了职务。
  
  历史往往是那么有趣,是巧合?还是天意?这三好件事竟碰到了一起!
  
  偶然性中透着必然性。它既宣告了赫鲁晓夫反华、排华的失败,也证明中国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道路的正确与成功。
  
  因此,毛泽东曾风趣地说,中国原子弹爆炸成功,是给赫鲁晓夫发的一个一吨重的大勋章。
  
  正是因为赫鲁晓夫撕毁协议、撤回专家、给中国人民造成严重生活困难,才迫使中国人民选择依靠自己的力量,走自己的科学发展和经济建设道路,才有原子弹爆炸成功的一天。历史证明,这是正确的选择,虽然是迫不得已的选择。
  
  压力大,动力也大,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艰苦奋斗,终于度过了三年经济困难时期,迎来了充满希望的建国15周年的纪念日。而此时排演成功的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就是中国人民献给党和毛主席的一首最好的赞歌,也是中国人民在党和毛泽东的领导下英勇不屈、前赴后继建立新中国的雄壮无比的交响乐。
  
  上海一部大歌舞启发了周恩来的灵感。他心中开始酝酿一个大创作。
  
  当我们问起谁是《东方红》这部艺术精品总导演时,当年参加这部史诗创作和演出的文艺工作者们会不约而同地回答:“周总理!”
  
  然而,当我们今天重新回忆那段历史时发现,周恩来为《东方红》耗费的心血,远非一般纯粹艺术上的“总导演”这个职衔所能容纳得了的。
  
  进入1964年,国民经济逐步恢复,人民生活也渐渐好了起来。各项文艺活动也多了起来。
  
  1964年7月13日,周恩来出访回到上海,他利用这暂短的休息时间前来观赏第五届“上海之春”开幕式演出过的音乐舞蹈史诗《在毛泽东旗帜下高歌猛进》。这是一部表现党领导我国人民进行革命斗争,夺取政权,建设社会主义的大型歌舞剧,由上海的专业乐团、合唱团、歌剧院、音乐、舞蹈、戏剧院校和部分业余合唱团、童声合唱团共2000余人参加演出。此剧以不同形式的歌、舞表演为主,用幻灯投影作背景,佐以在舞台两侧的大合唱队和舞台前的管弦民乐混合大乐队演唱演奏。全剧不间断演出,一气呵成。
  
  革命的思想内容和如此大型的艺术形式相结合,这不仅在上海还是第一次,就是在全国也是罕见。这场大歌舞在“上海之春”期间演出了二场,深受观众欢迎。闭幕后,又重演了七场。
  
  面对舞台上一幕幕激动人心的场面,周恩来心潮澎湃,思绪万千。就在观看演出时,他的心中突然闪现了一个更大的创作设想:在国庆15周年之际,上演一部大型的歌、舞、诗结合的史诗性作品,来完整地、艺术地反映中国共产党的光辉历程岂不是更好!
  
  搞出一部思想性与艺术性完美结合的歌舞一直是周恩来的心愿。自60年代初以来,他几次谈到中国在歌舞方面,没有搞出一个称心的东西来,建国初期看大秧歌还可以接受,现在还保持那样的水平,就不行了。
  
  演出结束后,数百名演员们在台上谢幕,他们盼望周总理能上台接见。周总理和陈毅起身退场时,场内约一万多名观众欢声雷动,簇拥着周恩来一行人缓步行走。周恩来在人缝中走到舞台一侧,没有想到被童声合唱队的小朋友们团团围住了,小孩子不像大人容易指挥,无论怎么疏导、阻拦,天真的孩子们又叫又跳,就是不让周爷爷离开。而周恩来只要一看见孩子,就格外兴奋,抱抱这个,亲亲那个,忙的不亦乐乎,比正式接见还要自然热烈许多。
  
  台上的大演员们只好眼睁睁地望着小演员们捷足先蹬,抢夺了他们的“幸福时光”,在台下和周恩来长时间地亲切“会见”。
  
  离开会场,周恩来下了决心,准备亲自抓一部大型舞蹈史诗作品,但是这时距离国庆节还有三个多月,时间不等人啊!
  
  他一回到北京,马上找来周扬及文化部、总政文化部有关负责人谈了他的设想。接着他又在国务院各部党组书记会议上和其它一些场合公开“透”了“气”。
  
  他对到会者说:我们这回国庆要大庆祝一下。上个月我到了上海,陈老总把我拉去看了一个上海2000人的歌舞,很动心,我看还不错。有这么一个想法,就是最好在15周年国庆,把我们革命的发展,从党的诞生起,通过艺术表演,逐步地表现出来。请周扬、徐冰同志及有关方面的同志帮助搞一下。现在离国庆只有两个月了。总之,要有人写,要写几首壮烈的史诗……
  
  大家一听开始很振奋,但是静下来一掐指头,有点胆怯,对时间怀有顾虑。毕竟这个创作任务是跨越共产党40多年历史长河的宏篇巨作,舞台上的表演虽然只有两三个小时,而幕后的工作量却不是三朝两夕能完成的。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淮安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萍乡哪家治癫痫医院好
扬州最好的医院治疗牛皮癣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