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中国历史

贩卖儿童杀还是不杀

2019-10-09 14:15:53

贩卖儿童杀,还是不杀?

该杀

处罚太轻

所以屡打不绝

不杀

“一刀切”

有悖法律精神

婚恋站承认“营销”

最初此话题被转载是一张图片配文“坚持建议国家改变贩卖儿童的法律条款,贩卖儿童死刑。”落款则为“某某公益宣传”。

一位友发现,帖图片中有“感谢珍爱友情支持”字样,点击进去就是珍爱注册页面。他质疑这是珍爱的推广手段,甚至还计算出这个推广帮助珍爱节省了推广费用12.5万元,“你在朋友圈接力坚持贩卖儿童判死刑,那只是在帮别人赚钱”。对此珍爱表示,个别员工因为自身对话题的热忱,未经批准擅自启动了营销行为,该站对于相关员工的失职已进行严肃处理。

压倒性支持人贩判死刑

提到拐卖小孩,许多民的声音都很激动:“买家要判刑!人贩子要死刑!我特别支持”。

在两大主流微博上发现,超过9成友支持人贩子判死刑。微博实名认证用户、知名女诗人赵丽华说:“彻底杜绝拐卖儿童犯罪,没别的办法,两招奏效:第一、人贩子必须死刑。第二、任何一个地区儿童丢失超10例,当地公安局长以渎职罪查处。”

也有友呼吁家长要加强对小孩的保护以及看管力度,不能轻信他人,更不能随意向他人透漏小孩的信息以及行踪。“在小孩懂事的阶段,要让小孩加强自我保护意识。”

反对对拐孩子者死刑

微博打拐发起人邓飞表示,中国儿童拐卖是一个系统而复杂问题,它的表象是拐卖,它的背后是诸多问题:譬如不孕不育增长、养老忧虑、失独痛苦等。

“我理解呼吁死刑者的愤怒,我也同意加码对拐孩子者惩罚,并开始惩罚买孩子者,遏止买卖市场,但反对对拐孩子者一律死刑。”死刑有法律流程,也从来不是解决问题根本方法。对于此次的刷屏式转发,他认为友不应简单粗暴,应该独立冷静才能找到儿童拐卖问题症结,对症下药。

“满屏杀”不科学不可取

法学博士姜晓妍女士称:“首先死刑对犯罪的震摄力非常有限,故意杀人罪的首选是死刑,可现实是故意杀人的犯罪无法禁止;其次,如果判人贩一律死刑,那人贩子就会成为活在刀尖的亡命之徒,更可能的是把被拐的孩子陷入危险境地,也增加警察抓捕的困难。

着名律师张慧:犯罪分子应该受到什么样的处罚应该遵循罪刑法定和罪刑相适应原则,简言之,就是重罪重判,轻罪轻判,罚当其罪,罪刑相称。不应该一刀切、所有的人贩子都应该判处死刑,这样做既不科学,也不可取。

近日,一个“人贩子应不应该判死刑”的话题在朋友圈疯传。虽然经调查确认为一家婚恋站的“营销”,但其引发的讨论却持续发酵。拐卖人口导致一个个家庭破碎,人贩子令人深恶痛绝。支持方认为,对人贩子的惩罚就应该一律判死刑,处罚太轻是拐卖人口屡打不绝的根源。反对方则表示,“一刀切”的做法有悖法律精神,应该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邢大哥:买卖儿童皆杀。拐卖儿童是不被社会接受的,不管为何拐卖,但毕竟拐卖是事实,都包含了一定的私利的成分!

@未解的怡然:“是妈妈就转”。拐卖儿童的人贩子都该死。这个话题瞬间点燃了我们这群妈妈的激愤。

@稻田热:人贩子造成丢失孩子的家庭家破人亡,如今对人贩子处理过轻,是造成人贩子犯罪行为仍旧猖獗的重要原因。

@谢辉86085:真的要修改拐卖贩卖儿童法,因为所有人贩子都没有得到该有的判刑。贩卖儿童要枪毙,买儿童的更加要枪毙,更加该死,沒有他们买何来有拐卖,我建议国家一定要修改拐卖儿童法律法规,买儿童判处死刑,拐儿童同样判处死刑!

@老牛:如果贩卖孩子判死刑,孩子巡找工作将更加难,因为人贩子知道什么都是死刑还不狗急跳墙。

@大湿兄-v:拐卖儿童让人痛恨至极,但法律终归是有标准的,不能说可恶就死刑。但如果这种转发最终能对拐卖儿童的刑罚加重有用。我愿意天天被络利用。[1][2]下一页@青春无悔轶事:法律专家觉得判死刑,妨碍法律公正性,那应以社会危害大小量刑,改为无期徒刑。

@冻干粉据:拐卖儿童判死罪有失法律公允,但我觉得应该建一个站,详尽公布那些被领养小孩的照片等资料。无论在任何地方,都有群众或者干部都可以监督的,发现有被领养的(除非是故意包庇),必须上传到站严格备案。

罪行严重人贩子

应该判处死刑

日前,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表示,对罪行严重的人贩子应当判处死刑,否则不足以震慑此类犯罪。

陈士渠认为,拐卖儿童罪的起刑点就是5年,最高可以判处死刑。并不是说当前我国对人贩子的处罚不够严厉,实际上,这些年国家对拐卖儿童的人贩子一直都是从重处罚。自己提出这个建议的初衷就是,今后在处罚罪行严重的人贩子时应多使用死刑。

有友们对人贩子判处死刑会刺激人贩子铤而走险、威胁到被拐儿童的安全,陈士渠表示,人贩子拐卖儿童的初衷是为了经济利益,而不是威胁其生命安全,所以这一点不用担心。

呼吁“买卖同罪”

用自由收养来打拐

中国律师协会专家分析认为,法律的“空白”是打拐难的重要原因,应该修改相关法律,实现“买卖同罪”,这样才能有效遏制犯罪行为。

根据刑法规定,对被拐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司法部《中国司法》杂志总编刘俊武称,免除买家刑事的规定,明显有失制度公平,有立法不公之嫌。他认为,只有补齐打拐的法律短板,彻底铲除“买方市场”,才能从源头上遏制拐卖妇女儿童犯罪。买方应当被追究刑事,对被解救儿童,原则上一律不得由买主继续抚养,真正让买主“人财两空”。

目前,“用自由收养来打拐”成为不少人认可的观点。有人提出,如果目前的儿童抚养权官方垄断与国内抚养的不当限制被取消,回归自由收养,那儿童收养的非法市场就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了,合法供应能够满足收养需求了,拐卖儿童犯罪自然就减少了。

原标题:贩卖儿童杀,还是不杀?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

保山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吉首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苏州男科医院
保山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吉首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